散乱情怀

花圃

  文/朱盈盈

 

    在故乡的庭院中,有一个属于我的小花圃,那大概是我精心打扮的小天地。

 

    可以看到,一旁是一块破旧的老墙,墙的一侧是顺着它延伸而出的竹篱笆,将其中的幼苗细细环抱。圃中的花儿们,则安心地慢慢向上成长。它们大多是我从朋友那里移栽而来的。不知是从何时起,便心生起种花这一念头,只是渐渐地,移栽而来的花数量和种类便多了起来,成了一个小花圃。

 

    虽是普通的花儿,但也并非是娇生着的,丝毫不输乔木野蛮生长的傲劲。太阳花,只需取它的一截嫩茎插入土中,便可生根发芽。时日一到,便化身成了一株可人的小太阳花。太阳花也有不同的种类。颜色淡些的要大株些,而花也要大些;小株的太阳花的花朵则要光彩夺目些。但它们都有着稀疏而饱满的大米粒一般大小的圆润叶子,仔细近观,就会发现叶子上精致的花纹,它分布得凌乱没有规律,却又好像可以细细理清。它们通常在夏季绽放,阳光充足的日子里,则更是容易捕捉到它们的身影。

 

  有时候它们就像是一个个预言家,在晴朗的前夜,悄悄地在嫩叶包围的中央冒出了小花苞,经过几日阳光的沐浴,吸足了光的灵气,则会在某个露气散去的早晨,羞涩地、缓缓地张开花苞外那双嫩绿的包裹着花瓣的小手,迎着那早已预知的暖阳。内里的花瓣层层展开,在不经意间,就展露出了它的真容——花瓣的粉自里向外晕开,就好像画中的颜料,随着纸张一点点渗透,边缘剩下一块不规则的白;花瓣紧簇,映衬出中央淡黄色的花蕊。有时大概是染料用尽了,只开出了白色的花儿。

 

   图片源自网络

 

    水仙,则是和太阳花恰恰相反的。在雨后的日子里,才是它们的主场。每逢雨至,丛丛纤长的绿叶中便酝酿着不可猜透的花儿。待到雨后,是让人如此期待的时刻,此时它们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露出那椭圆状的梅红色的花苞,张开花瓣,享受着这安静又清新的雨后世界。妙的是,同样是淡黄的花蕊,但它还隐藏着一只小小花,我想,那大概是它的袖珍模样吧。

 

    花圃内,还有带刺的野玫瑰,新种下的黄皮果树……虽是花圃,但有时也不免种些类如鱼腥草和紫苏这样的植物,还有些不知名的,纵然它们不能开出美丽的花,但依然是我视如宝石的珍贵之物。看着它们一天天地成长,是生命中很妙的幸事。

 

 

编辑 张佳文

审核 陈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