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人帐

【漫评】《大剑》——心性最狠惟世人

年幼的我们对于妖怪的主观印象都来源于西游记一类的传统神话故事,想象中的妖怪无论美丑都是邪恶的化身,是必须被消灭的存在。随着年龄的增长、妖怪主题作品也逐渐增多,对于妖怪的看法也随着这些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图片来源于网络

令我印象深刻的作品是《大剑》。这并不是主流意义上的妖怪主题作品,贯穿作品的妖魔,实际上是人造产物,在这里我也姑且将他们当作一种妖怪吧。
故事是从一名叫拉基的少年与战士克蕾雅的相遇开始的。少年的村子遭受了妖魔的袭击,村民们迫不得已请来了半人半妖的大剑战士。战士所到之处只有人们厌恶的眼神,只有单纯而善良的拉基愿意接近这名战士。拉基的父母命丧妖魔之手,与哥哥一起被寄养在叔叔家。战士克蕾雅发现拉基身上有淡淡的妖魔气味,循着妖气艰难地斩杀了伪装成拉基哥哥的妖魔。之后的情节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少年与村人满怀感激的为战士送行”,而是还没有谋生能力的拉基被村民们当作不祥之物驱逐了出去。如果憎恶战士的理由是她们战斗中变形的身躯、脸庞和释放妖力后变成金色的眼瞳与妖魔太过相似,那么驱逐这个普普通通的少年的理由呢?仅仅是因为他不幸的被妖魔选为猎物,不幸的在父母、兄长和战士的保护下活了下来吗?这样看来,妖魔更像是遵循丛林法则的野兽,所谓的普通人在被自私填满后更为像是丑恶的、折磨人心灵的妖怪吧!
其实没有一个战士是自愿加入组织接受改造的,她们的经历或多或少都与拉基相似,不幸的活下来,不幸的成为战士,不幸的为了保护比妖魔更丑恶的人类而与妖魔不死不休。克蕾雅的不幸也是这样,自小成为妖魔的玩具,获救后理所当然被村民驱逐。但是,和她相遇的战士是迪妮莎——当时最强大的战士,“微笑的迪妮莎”。是不需要释放妖力便能瞬间斩杀数头妖魔的顶级战士。小小的克蕾雅眼中的迪妮莎不冷血也不可怕,她看到的是迪妮莎冰冷的银色瞳孔中被排斥的寂寞、悲伤的疼痛感,就如同她自己褐色眼瞳中的痛苦一样。于是她紧紧地抱住了这样的迪妮莎,让活得像一个精致的杀戮娃娃一样的迪妮莎,从银色的眼睛里流下了属于人类的泪水。
两人本应怀着小小的幸福在保卫者和普通人的身份里各自安好,但是人类丑陋的欲望再次毁了她们的幸福,凌辱迪妮莎不成的山贼为了报复,对收养迪妮莎的村庄进行了一场大屠杀,并绑架、折磨克蕾雅,以威胁迪妮莎。愤怒的迪妮莎杀光了山贼,犯下杀人的罪责,叛出组织,最终被组织以觉醒一名战士的代价斩杀。克蕾雅抱着迪妮莎的头颅含着泪水加入了组织,植入迪妮莎的血肉成为最弱的战士,开始了向那名觉醒者的复仇。
战士一旦过度使用妖力便会越过界限成为妖魔,失去理智、食人血肉。人是如此轻易的能成为妖魔吗?可怕的事实已经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轮廓。随着剧情推进,事情的真相竟是无论是妖魔还是战士,都是组织为了制造战争机器而有意制造的。战士是兵器,所以就不能拥有人类的感情,所以组织散布谣言,使战士与普通人的社会隔离开来。
轻易牺牲人类同胞性命来满足对资源、权力掠夺的欲望,这难道不比我们小时候想象的任何一种妖怪更为丑陋、残忍吗?跳出作品之外,也许这便是人性的一个侧面,归根结底妖怪是人类对美丑善恶的具象化产物,妖怪并不可怕,可怕的只是被欲望侵蚀的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