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人帐

【EVA】我们都是孤独症患者

《新世纪福音战士》(简称EVA),是动画史上的一座里程碑,也被公认为是日本历史中最伟大的动画之一。它的革命性的意识流手法,大量宗教、哲学意向的运用,都体现了它的伟大与超前。并且,EVA中对人类个体精神状态的关注也是引起我们共鸣的地方,它表现了无数个孤独的人们,在他们身上我们感觉到熟悉的孤独与无可奈何,对人生的迷茫与对未来的希望,矛盾交织,冲突相容,仿佛我们真实的境遇,又好像我们折射出来的影子。它诉说着这样的一个道理:十丈软罗渡轻尘,人世来来往往的灵魂,全是孤独的个体在相遇分离。来让我们看看这些熟悉的孤独症吧。
碇真嗣——大众型孤独:他是“第三适格者”,却在一开始不愿坐上初号机,逃避即将来临的责任;他是“神之子”,却内向自卑,不知该如何与别人相处;他是司令之子,却不知如何靠近自己的父亲。童年亲情的缺失造成真嗣与父亲的隔阂,也是真嗣沉默性格的一大因素。有人说他怯懦,然而这份怯懦未尝不是孤独的产物。他的内心是夜空下的湖泊,孤独地、安静地、温柔地荡漾,所以看到这份温柔的孤独的熏才会希望他幸福吧。彷如雪莱说的“他渴望抵达,虽然又像要逃避/那灰色生涯的最终的归宿”,这样一个集合了人类缺点的人物,是否让你感到熟悉?

 
图片来源网络
凌波丽——漠然型孤独:凌波丽是一个太过经典的角色,她开创了三无少女的时代,从此开始,无口无心无表情成为动漫人群的心头好。凌波丽带来的是神秘感和悬念,让人忍不住去探究她的内心。她过往的空白造成了她的内向与漠然,同时也是她对碇司令的忠诚与依赖的来源。这个被叫做“洋娃娃”的女孩甚至连孤独时什么都不太明白,仿佛鱼对水的认知不明。她的孤独来自对世界的不了解、对自我生命价值的困惑,漠然、迷茫使她在芸芸人海中与世隔绝,这样的孤独让她的微笑都让人泪下。
 
图片来源网络
渚薰——温柔型孤独:这样一个男生,无论是话语、微笑,还是行为、爱好,都透出温柔与怜悯的味道,然而作为人形使徒,在人群中感受到的是格格不入的孤独,渚薰表达的是一种美好而残酷的形象。“对我来说生存和死亡是一样的,死亡对我而言是唯一的自由。”他悲剧的结局让人联想起北岛的诗——“我信仰般追随你,你追随死亡”,或许这正是这样的孤独,这样的温柔,所以渚薰和真嗣才会彼此吸引彼此依靠吧,也因此在感受到背叛的时候更加孤独无依。即便死亡,也要烙印在对方记忆里。这是最孤独的期待。
“世界上最孤独的人分两种,一种恨不得全世界都跟他一样倒霉,一种则希望别人能幸福,因为看到幸福的人,他也觉得略略温暖。”在动漫的世界里,我们常常能够感受到现实的幸福或无奈,这么多孤独型,你曾领略过那种?孤独是一片静寂的土壤,希望在现实中,这些孤独能被温暖灌溉,绽放出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