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

Block 4街舞社专访:排练室里有汗有笑有青春

   /见习记者 廖瑞佳

训练是一场苦旅,但好在有街舞同行


  凌晨两点,广西大学行健文理学院活动中心大楼的四周黑压压的,只有四楼排练室还亮着灯,保安上来催了一遍又一遍,“我们马上就走”排练室的同学都笑着回答,但这盏灯一直亮着,直到天亮。这是通宵练习的街舞社排练室,里面是一群准备参加广西艺术学院“艺起舞”比赛的街舞社队员,这是广西大学行健学院Block 4街舞社赛前排练的场景。
 
   11月的天气,连跳舞也不能驱散寒冷,参加比赛的队员上完课后就来到排练房,从晚上十点半开始排。“最开始是排到凌晨一两点吧,后面就严重点了,三四点才回去,再后面想一些复杂的动作的时候,就基本上通宵排。”街舞社社长韦依廷说。排练至深夜,占四楼一半面积的街舞排练房只有最中间的两盏灯是亮着的,队员们连打好几个哈欠,睡意不断涌来。每到这时,负责排舞的学长学姐们就会鼓励道:“没事我们马上就排完”,大家又好像打了鸡血一样,“那时候就算很累,也要把最后一点力使完”,韦依廷回忆道。
 
  赛前的训练很辛苦,平时的日常训练也不轻松。街舞社全社每周都有全体的训练,popping、breaking等各个舞种的负责人会带着属于自己舞种的社员进行两个小时的集体训练,除了练习舞蹈外还有柔韧性、体能等训练。平常每两周或者每三周,都会有一次全舞社的一个围圈活动,全体围成一个圈,每个人都自由发挥,轮流上去跳。加入街舞社,成为街舞社社只用对街舞感兴趣就可以,但成为街舞社的队员代表街舞社参赛却要经过solo(个人表演)、现场学习舞蹈、battle(多人舞蹈比赛)三轮考核,街舞社有一百多名社员,但通过考核成为队员的只有二十几个。街舞社队员要参加每周的团训,所有舞种的队员都聚在一起,然后去学习某一个舞种,每一周的学习的舞种都不一样,这可以让队员对其他舞种的领域有所了解。
 
  受伤,对于每一位舞社成员而言已是家常便饭。曾经,街舞社里一位跳breaking社员因为练习太过剧烈,导致旧伤复发,一个月都不能再来街舞社练舞;而练习breaking舞种的,通常膝盖上都满是淤青。
 
  有时候韦依廷晚上来到四楼,会看到偌大的排练房就一个人,一台音响,社员自己不断地练习跳舞,“这种画面让人觉得有点孤独,但其实他并不孤独,因为有街舞在陪着他”,她说。

有欢乐,汗水也是甜的

  街舞的训练虽然很辛苦但同时也充满欢乐。震耳的音乐,热烈的氛围,大家围成一圈,根据音乐即兴舞蹈,十几米宽的排练室,有时候能从一头跳到另一头。虽然社员训练很辛苦,但跳舞也能带给他们快乐。韦依廷笑着打趣:“特别疯狂,因为大家都是自己人,所以就很容易放飞自我。”在社员跳的时候,其他人就偷拍他们,做成表情包上传到群里面。平常团训如果舞种是爵士,就有跳其它舞种的男生,在培训的时表现出一种“我已经尽力了”的样子,虽然大家都跳得很认真,但在跳不熟悉的舞种时,有些就会显得僵硬,韦依廷想到这儿,不自觉笑了起来。
 
  比赛的时候,社员也经常会拍下参加比赛的成员的照片,然后做成表情包,比如他表情比较冷漠,社员就附上“今晚训练”这种字,如果他笑的话,就附上“笑着说分手”之类的话。平时大家训练累了,就会点一些奶茶、烧烤之类的外卖送到练习房,或者放一些零食在房间里。“其实训练也挺开心的”,韦依廷强调。
 
  也有因为街舞社而结缘的成员。当因跳舞而在一起的成员选择在朋友圈公开时,其他成员就会笑着祝福,并且去他们相应的朋友圈评论下打趣。
 
  最近“这就是街舞2”热播,大家也会在休息的时候讨论。来自广西柳州的舞者雷曦参加了这个综艺,舞社的成员们还专门录屏雷曦在节目中出现的场景,把录屏发到群里,然后大家都会在下面评论,赞叹雷曦的舞蹈实力超群。

舞社是一个大家庭 

  舞社之所以叫Block 4是因为舞社的排练房在四楼:大家相遇在四楼,相处在四楼,共同在四楼留下了自己青春最美好的一页篇章。

  去年冬天, Block 4街舞社获得了“艺起舞”街舞比赛的亚军。当时舞社连想都没有想过会得亚军,因为之前的名次还是在六强开外,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能够参加crew battle。得奖的那一刻,台上所有舞社的队员都流下了眼泪。韦依廷回忆,她当时是泪如雨下。其实不光是她,主持人每念一次街舞社的名字,台下Block 4的成员就哭一次。尖叫声、欢呼声、哭泣声交织在一起,“舞台感觉都要塌掉了”韦依廷形容道,“当台上响起Block 4的名字的时候,那种热血的感受,前所未有,这可能就是我爱Block 4的原因吧”

“舞问西东”赛后合照

  社员来到舞社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起一个绰号,因为这样叫大家会觉得更亲近。韦依廷的绰号叫“小刚”,这是她以前师傅给她起的。“我们真的很和谐,不会说有什么勾心斗角,或者等级观念,大家都是一起玩一起跳舞,真的很像那种大家庭一样。甚至说可以在里面认识,可能就是可能这辈子最好的朋友。” 对于韦依廷而言,舞社不光是一个社团,还是像家庭一样的存在。

舞社合照

  对于舞社成员来说,选择来到街舞社,有些成员是因为觉得跳街舞很帅,有一些是想打发时间,有一些是觉得可以健身,但是留在街舞社的日子里,他们慢慢感受到了街舞本身的魅力,慢慢试图去用街舞表达自己的想法,“可能以后他们工作了,没有接触街舞了,但当他们听到街舞的舞曲时,他们还是会有一种热血的感觉。”韦依廷表示。

  接下来,舞社还会有一些活动,其中包括5月28日的空谷晚会。韦依廷透露,这次空谷晚会舞社主打复古风格,道具上也会有惊喜,她表示“我们都尽力去跳,尽力去排,想把最好呈现给大家,希望大家能喜欢。”
 
 见习编辑 陈思萌
审核 王淑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