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推荐

生亦何苦,死亦何哀

  文/陈阳

 

  佛说:生死疲劳,从贪欲起。少欲无为,身心自在。人生最高境界是成佛,只有成佛才能摆脱令人痛苦的六道轮回,而人因有贪欲则难以与命运抗争。

 

  莫言的《生死疲劳》以主人公西门闹的六世轮回,“展示半个世纪的农民命运和乡村变迁,探索人与灵、生与死、苦难与慈悲”。

 

图片来源于网络

 

  西门闹是西门屯的乡绅地主,但这个地主一不剥削压迫农民,二不好吃懒做。西门闹虽是高密东北乡第一的大富户,却一直保持着劳动的习惯。“三月扶犁,四月播种,五月割麦,六月栽瓜,七月锄豆,八月杀麻,九月掐谷,十月翻地”,寒冬腊月里也不恋热枕头。他辛勤劳作,心怀慈悲,出钱掩埋了被冻死的路人;捡回被冻僵的孩子,把他当儿子养;灾荒年平价粜出二十石高粱,免除所有佃户的租金。生前光明磊落,做尽善事,豁达大度的西门闹,却落得个被枪毙枉死的下场,死后在阴曹地府里受尽了人间难以想象的酷刑。

 

  即便是惨遭各种酷刑,西门闹依旧歇斯底里地喊叫着“冤枉!”他在人世间的三十年,热爱劳动,勤俭持家,修桥补路,乐善好施。他是劳动致富,用智慧发家,生平没干过亏心事,一个善良正直的大好人却被五花大绑,推到桥头枪毙了!他不服,他冤枉,苦苦哀求阎王放他回去,问清楚真相。阎王无奈,最后决定放他生还。而西门闹六世轮回,转生为驴、牛、猪、狗、猴、大头婴儿蓝千岁,尝遍世间人情冷暖,看尽荒诞虚无。白云苍狗,世事无常,再归来已是物是人非,斗转星移。

 

图片来源于网络

 

  第一世,西门闹转世成为干儿子蓝脸家刚出生的驴子。他尸骨未寒,他的二姨太太迎春便改嫁给了自己的干儿子蓝脸,更可笑的是迎春和蓝脸的儿子蓝解放和自己是同一天出生。三姨太太秋香改嫁给了昔日的街头混混,如今却成为了村民兵队长、生产大队大队长的黄瞳。自己生前的住宅被分配给了蓝脸和黄瞳,五间正房是西门屯的村公所,每天都有人来开会、办公。

 

  第二世,第三世,第四世,第五世,第六世……

 

  “世界上许多人该死,但却不死;许多人不该死,偏偏死了”,西门闹是不该死的那一个,他没有错,只因他生不逢时。西门闹每一次轮回成动物,都离不开那土地和农民,都隐藏着人的情感。轮回了六世,历经漫长岁月,轮回为驴、牛、猪和狗的时代依次为土改、大跃进、文革和改革开放所对应的历史。《生死疲劳》以动物变形的视角去观察农村大地的变迁,农民与土地关系的变革。从土改到改革开放半个世纪,中国乡村的革命与变迁、历史与暴力、理想与衰败在作者笔下描绘得淋漓尽致。

 

  生了死,死了生,六道轮回,只为那抹不去的执念。纵使生死亦疲劳,却甘愿历经生与死,看尽世间变迁,尝尽人生百味。

 

编辑 陈阳

审核 陈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