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语连珠

马斯诺的命题

  文/邓朗

  欲望仿佛不是一个好词,要想在眼前实际中寻找一个褒义的例证,似乎不太容易。它常与一些龌龊同为一丘之貉。我曾往百度搜索栏一打“欲望”二字,想一窥究竟,跃然于屏上的,大多都是关于性、关于犯罪、关于权钱黑幕的链接。坐我身旁的好友不明所以,瞥见我浏览之内容,便意味深长地朝我发出怪声,莫名令我惭汗起来。唉,欲望颇不受人待见。

  我最常见欲望伪装成野心存在。然而野心常作为一个丑角活动。

  司马懿、袁世凯、蒋介石,这些都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野心家。很多人厌恶野心家,他们对于权欲的渴求极其强烈,不但如此,在欲望的诱引下,他们还可以做出常人难以做到的事,卑鄙如财狼、残忍如蛇蚘。欲望污浊他们的魂,勾引着他们的心,因此他们为达到野心,常做出灭绝人性、千夫所指的事来。野心家通常遗臭万年,被人从历史的棺椁里拖出来鞭尸,被人喷唾沫星子。人们更不会忘记他们冒着恶臭的野心,用脚狠狠地踩踏,用笔重重的剜开它的“罪孽”。



图片来源于网络

 
  对于欲望,人们就像过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了。可是,欲望真的像人们想的那样不堪吗?其中是否含有可取的成分呢?

  其实欲望只是人类最基本、最原始的一种本能和动力。学习的渴望不可抗拒,对于食物不止要求数量的满足,要求得到他人承认的表现欲,对于性的生理欲求......

  某位哲人说过:一部人类史就是欲望在牵引人类不断进化、不断发展的历史。西楚霸王项羽见始皇帝仪仗,张口便道“彼可取而代也”。而后项羽推翻秦朝,建西楚政权,成就一番霸业,为后人称颂。光武帝刘秀年幼时,也曾这样痴痴傻傻地感慨过“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如阴丽华”。后来刘秀开创帝业,复兴汉朝,被后人赞誉。这须臾浮生,哪个没有脱颖而出,轰轰烈烈地做一世英雄的欲望呢? 少年正是好韶光,谁不曾这样仰望着某一个影子,咬牙握拳地说一句“若有朝一日,我当如他”? 欲望是历史滚滚向前的推动力。

  错的是欲望本身吗?我更愿意认为是对欲望的支配造成了人们迥乎不同的结果。这世上有两类人。,一类是被欲望支配的人,一类是支配欲望的人。



图片来源于网络

 
  被欲望支配的人容易被被欲望蛊惑到其设好的陷阱之中。他们常会越过人之所以为人的基本原则与底线,失去理性,为了实现一己私欲,不择手段。他们大多都夭折于追求其欲望之途。即使有的最后似乎攀上了欲望的高峰,然而欲望实现之时亦为他们的灭亡之始。

  支配欲望的人,把欲望作为一种前进的动力,就像一匹狼盯着猎物一样。虽然欲望时时释放魅力去诱惑他们,但他们仍能保持清醒与理性,明晰何所为,何所不为,使自己成就欲望,欲望也成就与他们。

  很多时候,我们很难确保时时把控住欲望的缰绳,我们会被诱惑,会堕落,会懊恼,然后又重新抓住绳子,去走那条路。我们真真切切能握在手里究竟能有多少呢?能过去的改变不了,未来也捉摸不透。所以我真诚地建议,好好把握当下,已是和欲望相处的万幸。

编辑 杨昕睿
审核 杨昕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