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语连珠

时间从未离我而去

  文/杨昕睿
  对于科学家们而言,时间是人类用以描述物质运动过程或事件发生过程的一个参数;对文学家们而言,时间则可能是最能让人产生感慨的概念。

  其实我自己也想过,时间在人类生命里到底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古训主张时间在不断失去,六年级的邵梓淇,一篇《沙漏》从新角度道出了时间。“如果将我出生的那一刻定义为拥有全部时间的话,时光确实从我手中流逝了,但如果将我死去的哪一刻定义为我拥有了自己全部时间的话,那么我一直都未曾失去过时间,而是一直在获取时间”。

  嗯,确实很有道理。大多数人都如前者,将自己出生的那一刻定义为拥有了全部的时间,因此,时光开始消逝,很少有人会如后者。

  但是在我眼里,时间的失去或获取都只是表面,时间永远守恒存在。爱因斯坦提出的相对论中提出,不能把时间、空间、物质三者分开解释。代入时间里,它在这一刻失去,但换了一个方式在另一刻存在着。举几个例子:

  在女生眼里,时间变成及腰的长发;在男生眼里,时间变成逐渐高挺的身躯;在年轻人眼里,时间变成逐渐积累的阅历;在年长者眼里,时间变成身体负荷发出的讯息……这样一来,时间就变成了人生的一部分且是不可缺少,无法摆脱的一部分。

  古时候的诗人们或许太忙,回过神来发现自己鬓间银丝丛生,不禁感叹岁月如梭。劝勉后人惜时的名篇名句得以涌现。事实上,时间不就跑到了白发里吗?

  回想自己一年前的生活,只记得铺天盖地的卷子和复习不完的知识点。当把久久伏着的脖颈抬起来想放空一下思绪的时候,黑板上的倒计时又少了一天。



 
图片来源于网络
 
  那时候是真的觉得时间怎么这么残忍,就这么走了。那时候也没想到,时间换了别的地方待着,它跑到了我原本空白的试卷里,跑到了我终于有了起色的成绩里,也跑到了我不断加深的近视度数里。当生活被高三紧张的学习安排得满满当当的时候,时间过得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样快。当我摆脱高中生这个头衔进入大学以后最常说出口的一句话竟是“什么?又过了一周吗?”

  我这一年里,时间跑到电视剧里去了,跑进手机游戏中了,跑到没有课的空闲时间里我的懒觉去了。所以当周围的前辈们提醒,你们要成了老油条的时候,我总怀疑我是不是穿越了?我上大学不是才……几个月而已吗?

  即使清楚时间换了一个存在的方式,它在日历上不断消失的时候,我仍然会有无助和紧张感。有这样的紧张感,总能让人们意识到时间的紧迫,更加让人有认真工作学习的欲望!

  于是在一边紧张时间流逝的过程中,时间它就跑到这篇《时间从未离开我》里来了。

编辑 杨昕睿
审核 林佳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