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语连珠

沙漏的意义

  文/墨卯
  因为活在时间里,所以人类会注意到时间;为了“抓住”看不见的时间,人发明了有形的沙漏。

  似乎很多时候,时间都会被人有意无意地探讨,就像一个普普通通的沙漏,也能诱惑人去细看沙的流动。

  这种诱惑,可不只是对着某些人,它所针对的,可能是任何人。一篇读来有深度的《沙漏》,虽是出自一个小学生之手,但我并不觉得奇怪,因为探讨时间,以及如何诠释时间,绝不是较年长者的特权。

  至于我们究竟是在一直失去时间,还是在不停地获取,这并无确切的答案,不同人会做出不同的回答,而这些回答又无关对错。在我思考时间的多个人生瞬间中,我有时觉得,我在失去时间,有时又会认为,我获取了时间。


 
图片来源于网络
 
  “人一出生就开始变老,逐渐靠近死亡了”,这是我时常有的想法。手指上磨出的老茧,偶然发现的一根白发,以及能感受到的记忆力减退,无一不在提醒——我与衰老、死亡的距离在缩短。在这种现实面前,我常常感到乏力,以致于我难以做到“惜取少年时”。不得不承认,我接受了“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的教育,却在行为上不停地浪费时间,以一种较为隐晦的方式逆反。正是基于对时间流逝的感伤,我想抓住的时间越来越多,能把握的反而愈加稀少。在这种情况下,我看向沙漏,恍恍惚惚中,我感到沙粒的流动速度在迅速加快,时间的流逝并不公平。

  而某些时候,我会想到去看看沙漏的下沙斗:随着细沙的逐渐增多,时间似乎也在被不断地获取。这种时候的我,一定在干着那自认为有意义的事情,每多一秒,我就觉着自己的收获多一分。时间之于个体生命的意义,大抵就在这些时候得以体现。所谓“获取时间”,不如说是在某段时间中有所得,切身体味到了时间中某段人生之美妙。

  也不知该庆幸还是该遗憾,目前为止我虽已有过“获取时间”的经历,却为数不多。可倘若按照“将我死去的那一刻定义为我拥有了自己全部时间”,倒可以欢喜于我未来的“丰收”了。

  实际上,我无法劝自己去那般理解。我认为无形的“时间”,不会阔气到让我全部收入囊中。我明白在我有限的生命里,失与得兼存,它们的出现又毫无规律可循。揭掉包裹在时间上面的高雅说辞,它可狡猾得很,我何时“失去”,又何时“获取”,料不到故也无需费心揣度。也许在某个时间里,我失去了,或得到了,而在自己还未意识到的某时,失变成了得,得转换为失。关于时间、关于生命的探讨过程,本身不就是时间的失去与获取吗?

  沙粒因重力下落,时间却赋予它流动的轻盈。沙漏的意义,是注目者读出的时间,而时间,又与不同生命面对的失与得相关联。

编辑 肖克林
审核 林佳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