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主题

【国风之韵,今世之情】 古籍墨香长

  文/肖克林

  最近港台文学老师讲到金庸老先生的小说,听得室友如痴如醉的,二话不说就从图书馆抱了一摞金庸小说放在桌子上,一有空的时候就躺在床上听着歌看着书。写作业时,我常看到旁边桌子上的金庸小说,从书壳来看,就知道这绝对是有些历史的书了,破旧的封面,泛黄的书页,残缺的书边,翻开来,甚至还能看见曾经有些读者形形色色的标注……

  说实话,我很喜欢这些一看就知道是上了年纪的书,觉得它们异常可爱,一打开就可以闻见那种腐味,一合上就开始有点想念的味道。当然,这种看起来有点不可思议的感觉可不是因为有什么癖好,如果硬要说一个原因的话,我会回答――习惯了。

  我家里,有很多这样的书籍,它们的来历,得感谢我特别爱书的爷爷。我爷爷很爱看书,以前年轻的时候,他经常省吃俭用好久,然后把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钱用来买书,再用纸把书包起来,最后在上面写上一手好字。那时候,印刷的书籍大都还是线装本的,时间一久,线就容易断,爷爷每每翻书的时候,特别珍惜,绝对的轻拿轻放,没有之一。大概也是如此,家中的书籍虽然会因为时间久了自然破损,但却绝对不会因为人为的破损,许多可以说难得一见的书可以在我爷爷的书柜里存活下来。
 


图片来源于网络

  爷爷看书有一种仪式感――看书之前,必定洗手,还是特别干净的那种;看书绝对不折页,全部用书签;如果做批注,字迹肯定干净整齐;看书时,一定不会吃东西,要么吃完再看,要么看完再吃。所以,他的书,必定是整洁,几十年过去了,一样堪称完美。

  我从小在爷爷身边长大,爷爷看书时我也会在旁边。或许是觉得自己看书把孙女晾在一边有点不太好,也或许是想把我培养成他看的书里的知书达礼的女孩子,他常带我一块看书或是让我自己看,因此,很小的时候,我就接触了《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传》、《封神演义》……里面的每个情节我都看了好多遍,记得清清楚楚。我和爷爷还会互考对方,当然我从来没有赢过……现在想想,其实我一直有个遗憾的地方――我爷爷最喜欢的就是红楼梦了,小小一段,他可以看半天,我就不行,从未看懂过。小时候总是安慰自己年纪小不会懂的,可是,到了如今,我也还是不懂。

  初中时候,由于中考语文要考名著知识,很多同学都在恶补老师发下来的讲义,我就不用,甚至还能为同学讲清楚一件事的来龙去脉,让他们记忆更深一些。每当那时,同学们总会用一种特别羡慕的眼光看着我,让我觉得这么多年的书也没白看。这是我第一次尝到多看书的甜头,每次回家,看书的劲头都增加了不少。
 

图片来源于网络

  现在想来,其实也就是在那时候,我就决定了之后的文科以及现在的汉语言文学专业。那丝丝缕缕的古书的香味指引我向它们靠近,引领我走向一个可以天马行空,任意畅游的世界。小小的种子萌芽,最终长成参天大树,从此爱书爱得不可收拾。每到一个城市,我做的第一件事从来不是寻找最好玩的地方,而是询问城市图书馆在哪,书市在哪。还记得初中时期,我的周末都是在城市图书馆过的。

  我是一个崇尚纸上阅读的人,总觉得那样的文字看起来才会有温度,所表达的内容才最真实。一打开书,便可以嗅到油墨的馨香,那是知识的味道,令人沉醉。我很感谢当初带我走上喜欢文学这条看不到尽头的路的爷爷,也感谢家中那些伴我走过童年的古书,感谢那些出现在我眼前陪我度过酸甜苦辣也带给我悲欢的书籍,它们的一路相伴,给了我走远的鼓励和乐趣。

  家中的古书,虽轻腐,但,内容与知识的魅力让它的墨香永存。

编辑 赵欣怡
审核 齐艺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