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说小事

月亮

  文/叶圆

(一)

 

  “爷爷,你看这月亮,又大又圆,像一面镜子一样,您说是不是?”振英抬起了俏丽的小脸,用手指着高高地挂在深蓝色天空的月亮盈盈地对爷爷笑着。

 

  “为什么像镜子呀?爷爷就觉得它像个大银盘,满当当儿的装满银两的那种,这样呀,我们国家就没那么难了,百姓也会比较幸福。”爷爷慈祥地冲着振英笑着,脸上的皱纹糅合在了一起,像一朵大丽菊。

 

  “爷爷你真俗气!”振英撅起了小嘴,气鼓鼓地对爷爷说道:“月亮有镜子的光芒,你在暗处做啥它都能看到!并且,您不知道走在月亮底下需要勇气吗,这善良天真的人呀,肯定是不会害怕的比如说我们的红军;但是这心怀鬼胎的人,一定觉得后背在发凉!哼哼,比如说日本鬼子。”

 

  “哟哟,几天不见,你怎么这么会说了,谁教你的?”爷爷凑到振英面前,望着她。

 

  “嘿嘿,爷爷是不是说不过我了!好啦,告诉你,是红军哥哥们教我的,您去走亲戚的这几天,都是他们照顾我的,还教我读书写字呢!”振英骄傲地扬起了头。

 

  “小丫头,想爸爸妈妈了吗?好好招待红军哥哥,他们你爸爸妈妈的战友呀!都是保家卫国的勇士啊!”爷爷用他温暖的大掌,抚摸着振英的头发。

 

  月亮还是那么平静,温婉的挂在天空上,远处传来几声犬吠声,村庄里响起了匀称的鼾声。

 

图片来源于网络

 

(二)

 

  第二天清晨,振英爷爷起了个大早,天才蒙蒙亮,就上山砍柴去了,背着昨晚和孙女闲聊时刚做的大箩筐,一步一步颤巍巍地走在略陡的山坡上。他老了,不比年轻时那股蛮劲,但是身体却还硬朗,大概是鼓捣到的艳阳高照的九点钟,就装满了大大的一箩筐。看着箩筐里满当当的柴火,振英爷爷心里蛮欣慰的,心里想着过几天就中秋了,到时候给英子做些好吃的,再好好招待那几个红军情报员。

 

  振英爷爷缓缓下山,带着喜悦的心情,哼着喜欢的歌谣。到了一个十字叉路,一边是回村的,一边是入城的。他转身到了回村的路上,没想到一个没站稳,失去了平衡,眼看着快要摔下去了。突然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一双有力的手掌稳稳地扶住了他。只听见一声响亮而铿锵的声音:“老伯,小心。您也是回村呐?”

 

  “是呀,小伙子,你也是回村的吗?”振英爷爷仔细打量着这个年轻人,只见他高个子,身材高大,皮肤晒成了小麦色,一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是啊,老伯我和您一起回去,来,您的柴,我帮您拿着,不用客气,对年轻人来说只是举手之劳。”那年轻人不等振英爷爷回复,一下子就背起了那个大箩筐。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年轻人让振英爷爷有种莫名的信任感。

 

  “辛苦你了,小伙子!”振英爷爷笑着拍了拍那年轻人的胸脯。他们一路走,一路聊天。不知不觉,就到了家门口。

 

  振英“哒哒哒”地跑了出来,高兴地喊着:‘’爷爷,你终于回来了!”

 

  “英子,做饭了没有,来,这是国强哥哥,刚才啊,我差点摔倒了,多亏了你国强哥哥,过来扶住了我,还送我回家咧!”振英爷爷一边说着一边把国强往屋里面带。

 

  赵国强看到振英那张稚嫩的小脸,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很熟悉。“老伯,不用了,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国强点点头,转身离去了。振英朝他挥挥手,大声喊“谢谢哥哥!”

 

  赵国强留给了爷孙俩一个渐渐远去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视界中。

 

(三)

 

  渐渐太阳下山了,残余的余晖在地平线上不舍得离去,随着几声鸟叫声,光晕越来越暗。明天就是八月十五了,月儿高傲地立在天空的正中间,不曾有云雾敢去遮挡。

 

  振英和爷爷正围着小桌子吃晚饭,振英这小机灵鬼不知道在说着什么开心的事情,手舞足蹈的在爷爷面前晃动。突然,“咚咚咚”,有人在敲门。爷爷用一根手指竖在嘴唇旁边,示意振英安静下来,目光警惕地望着那扇老旧的木门。

 

  “陈伯伯,我是许鑫,您在家吗?”一个温暖且有磁性的声音从门缝里传来。

 

  振英一听这熟悉的声音,开心得冲出了大门,“嘎吱”——门开了,“许哥哥你来了?咦,赵哥哥也在这?”振英一脸茫然,‘’他们难道认识吗?”许鑫和振英打过招呼后径直走向振英爷爷,然后他们用振英听不到的声音讲着悄悄话。

 

  “振英你好啊,你还记得我吗”国强把手里的方糖给振英,振英摇摇头。国强走进门,蹲下来看着振英,对着振英的目光,说:别客气,你爷爷请我们来吃晚饭,我们也要还礼的呀!还请你,不要嫌弃这几块方糖。”国强微微一笑,振英也就收下了。

 

  振英数着方糖玩,回头时,不知道什么时候许哥哥,赵哥哥已经和爷爷坐在小桌子前面了,仿佛在交谈着什么,振英一个人数着方糖,打开了赵国强送过来的礼袋,里面竟然是爸爸妈妈的照片,她开心坏了,捧在怀里看了又看,想告诉爷爷心理的喜悦,又不忍心打扰爷爷与送照片来的红军哥哥们讨论事情。她只好暂时憋在心理了,好难受呀,于是,她吃了一颗方糖,甜甜的糖融化在嘴里,仿佛在和她分享喜悦。

 

  振英也不关心他们在聊什么,因为她大多也听不懂,好像只是让爷爷保管什么就对了,好像还挺重要的。她什么也不知道,她只知道这东西丢不得。孩子总是思维活跃的,她不一会就忘记了这东西,想着什么时候打月饼呀,明天就中秋了,再不打明天赏月就吃不上了。想着想着她竟脱口而出;‘’爷爷,我们该打月饼了!”

 

  “你瞧我这记性,和你们聊起来就啥都忘了,来,这段时间你们辛苦了,我来给你们打月饼!”振英爷爷站起来走向了厨房。

 

  “哪有麻烦老人家的道理,让我们来帮忙!”许鑫连忙站起来,和振英爷爷一起进了厨房,赵国强紧随其后。

 

  在皎洁的月光照耀下,能看到桌子上摆着各式各样的模具,有圆形的,有花形的,有大的,有小的,有精致的,有简约的。怎么说振英家里就是做生意的,年年都会做些月饼,糕点。只不过自从九一八事变后,大家对甜点的热情就淡了下来,那么苦,谁还想吃甜的?所以让小馋猫振英吃了个精光。

 

  陈大伯点了灯,厨房里瞬间亮堂堂的了。模具旁边是陈大伯制作好的面皮,它安静的躺在那里,可爱又安详。

 

  看着陈大伯疑惑的表情,赵国强连忙说“陈大伯,放心,我们会制作月饼,您看以前这文荣不是到了中秋就做月饼嘛,我们兄弟好奇也偷师学艺去了,您不会生气吧?” 赵国强一脸调皮样,是振英从没见过的。

 

  于是大家伙就围着那张小圆桌,把豆沙馅,豆蓉馅,芝麻馅和在面皮里面,不一会,和好了不少的馅球。振英爷爷把和好的圆球放入模具,压平,向桌子上用力敲一声,一个完整的月饼胚就落了下来。边缘精致,图案清晰,上面还有字儿,“出入平安。”振英乐呵呵地看着那两个熟悉的哥哥,看他们虽然不太熟练,但确实做出的月饼与爷爷的有某种相似之处。“要是爸爸也在就好了”振英眨了眨她的水灵灵的大眼睛,抑制着泪水流出。

 

图片来源于网络

 

  “英子,快过来,爷爷教你打月饼。这月饼啊,皮要薄,馅要多,人也一样,不能只做表面功夫,要有自己的内涵......”看着爷爷那神奇的熟练的双手,英子的悲伤渐渐散去,爷爷手把手教,英子虽然年龄小,但是在爷爷的爱的教导和鼓励下,倒也学得快。

 

  “哟,英子真厉害!”许鑫看到英子的成品忍不住夸奖起来。屋内欢声小屋,引得路过的人驻足观看。屋外的人只看到四个人影互相挨近,有一个佝偻而年迈的身影在用娴熟的技法做着什么,还有两个年轻人高高的身影和一个女孩子可爱的身影在互相嬉戏,但是也不停手中的,不断传出那女孩银铃般的笑声,似一温暖的春风,吹入了大家的心里。“多好啊!”外门的人感叹着走开了

 

  夜深了,所有景物都黯淡了下来,只有那月亮,依旧在黑夜中散发着自己的荧光。两个年轻人走了,跟随着那月光,仿佛那个又大又圆的月亮,能照亮前行的路,即使是在黑夜,也会有光芒。

 

(四)

 

  秋老虎果然是秋老虎,热得人闷闷的,振英在外面的树下乘凉,突然间,一阵脚步声打破了宁静。

 

  “怎么回事?”振英站起来,站在椅子上,远远地看到了几个牛高马大的人,凶神恶煞地朝她这里冲过来。

 

  振英想都没想,赶紧跑到屋子里面去锁好门,把这一切告诉了爷爷。

 

  还没说完,就听到门被用拳脚来敲打的声音。在门开之前,爷爷把振英藏好了,让她千万不能发出声音。——门开了。领头人走了过来,看那大汉一脸让人厌恶的假笑,振英很心烦,很厌恶。

 

  “老大伯,您最近有没有和不相干的人交往呀?是不是收了人家什么东西呀?我们可是国民政府,为了保证你们安全,您可要说实话啊!”说的时候,那个人的胡子还一撇一撇的。

 

  “我并没有和什么不相干的人交往,也没有收过任何人的东西,感谢政府的关心。”振英爷爷淡淡地说。

 

  再三确认下,他们几个大汉浩浩荡荡踏出了家门,突然又回头来,直接冲着振英爷爷打了起来,可怜的爷爷被打得头挂了彩,手臂也脱臼了。振英很想冲出去,但是她必须要听话,只能流着泪水,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报仇。

 

  他们没有得到想要的东西,就停止了殴打,只是振英爷爷就很惨了,已经不能爬起来了,只能躺着,静静地看着天花板。

 

  过了很久很久,爷爷挥了挥手,振英出来了,一边流着眼泪一边用毛巾帮爷爷擦脸上的鲜血。“振英,不许哭,哭是不能解决问题的,爷爷现在不能跑了,现在谁也不能相信,这东西你必须要守护,千万要保护好。这是你爸爸,妈妈用生命保护的东西。

  

  “今晚,咳咳,你一定要送到城外黄婶手里,你就说小赵回家了。”然后对着振英耳朵低声把东西的位置告诉了她。“记住了吗,从小路,那条隐蔽的小路过去,注意安全。这帮人说不定还要回来,你继续去躲着,爷爷的伤自己处理。”说着,颤巍巍地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到了床边躺下。

 

  振英想出去叫人,但是她知道出去更危险,因为她在家里还能听到远处的枪声。再说了,现在大家都自身难保了,谁还来管你的死活。

 

  夜幕降临了,依旧是那月光,只不过今晚的月亮和月光显得格外的凄惨,十五过后,月就不再完整了。

 

  “振英,不要害怕,月光会保护你的,你前行的时候,照耀你前行的月光就是爷爷的眼睛,快去吧,爷爷在家里等你。”爷爷虚弱却坚定地说着。说完,把头转了过去,不再看着振英。

 

  “我会的,爷爷你等我!”振英紧紧地握了一下爷爷的那双枯枝般的手,然后轻轻的放下,仔细的看着爷爷,抿着嘴唇,大约是过了几十秒钟,她起身走了。一步一步小跑,慢慢消失在黑夜中。

 

  她一个人在黑夜中走着,今天的月亮还是又大又亮,依旧在天上笑盈盈的,在杂草有她这么高的草堆里,还有蟋蟀不停的叫着。“附近也没有什么人烟,但是振英却一点也不害怕,因为月亮是明镜,她不是什么坏人,她相信月光会保护她的。“这么高的草,说不定还可以藏人呢”振英一边想着,一边往前走,靠着路边的杂草前进着。

 

图片来源于网络

 

  “擦擦”突然听到了脚步声,振英心里一惊,赶紧蹑手蹑脚的躲进了草丛里。虽然说草真的很长,总是阻碍着她前进,但是这时候确是天然的屏障,蟋蟀在不停的叫着,仿佛在为她掩护。

 

  “出来吧!哈哈哈,就凭你还想跑,你现在出来,把东西给我,我就不杀你,要是不的话,你知道结果!”一声尖锐刺耳的男声冲着振英方向吼着,并且冲天上打了两声枪。

 

  在草坪里,振英恨得咬牙切齿,双手紧紧地攥着那个物件,那个她爸爸妈妈为为守护它而牺牲的物件。“决不能,决不能给他们,我一定要逃出去”振英心中突然间燃起了火焰。她一动不动,等待时机,反正现在他们也没有搜查。

 

  突然间,她后背被人戳了一下,原来是一个男孩。振英很吃惊,但是又不能发出声响。男孩示意她安静,冲她点点头,让她放心,他不是坏人。在月光的照耀下,男孩子的脸发着与那些凶神恶煞地人不一样的光芒,振英相信他。

 

  在振英草丛的反方向,竟然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官兵们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吸引过去了,露出了暴徒的神色。

 

  突然,“啪——”一声,一阵阵金光在草丛散开,浓郁的硫磺味弥漫在空气中,是火药,是谁放的火药,竟然把官兵们吓住了,以为是有埋伏。振英忽然看到远处跑来一只狗,身上绑着炸药朝官兵们冲过去。男孩见状,朝空中抛去了几只烟雾弹,远处也放出了烟雾弹。

 

  男孩拉着振英,穿梭在草丛中,一刻也不能慢下来,向前,向前,向前。带着振英游过了一个湖,这才安全了。

 

  原来救振英的那几个男孩,和振英家情况一样,都被那些官兵扫荡过了,他们幸运,今天偷跑出去玩,那些在家的,又被怀疑的,已经被打成残废了。说到这,那几个男孩儿竟然眼圈红了。无不愤懑地说要去参军,打死那些卖国贼。

 

  “我也和你们一样,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和我一起出城,我认识几个红军,到时候你们在巷子等我,我和他们说说你们的情况。一定没问题的,相信我。今晚多谢你们,不然我就死定了。”振英感激的说道。

 

  “不,是我们的错,他们之前发现了我们想逃出城,我们把他们引来了这里,所以连累了你。”男孩很抱歉地低下头。

 

  “没关系,活着就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趁现在,还是在黑夜中,我们快走!”振英坚定地说。

 

  几个小身影半勾着背,蹑着脚跟,在乡间的小路上迈着坚定地步子。

 

  月亮挂在天上,看着这一一切,颜色却在慢慢改变,慢慢的变红,变浓,好像是染上了一层殷红。

 

  “那是爷爷的血吗?”振英在心里想着。

 

(五)

 

  振英成功地见到了黄婶,移交了信物。几个小伙伴也被安顿了下来。振英想回去,她心里挂念着爷爷,不知道爷爷怎么样了,好多了吗。可是说什么黄婶都不让她回去。黄婶让她好好地待在这里,安心等待消息,告诉她是这是爷爷嘱咐的。

 

  振英很想念爷爷,很想念那个时常被他欺负却依旧笑呵呵的老头,想念那个无论她怎么任性都会爱她的爷爷,想念在中秋时为她在厨房忙活了一天的爷爷,想念那个与两个哥哥和她一起打月饼的爷爷......

 

  想着想着,她眼泪就落了下来,还能见到爷爷吗,爷爷流了这么多血。她第一次这么害怕,不是害怕自己死去,而是害怕不能再看到爷爷最后一面了。

 

  就这样,在这种无奈与绝望中度过了几天,月亮慢慢地变小,不再圆润,不再温婉,变得刻薄,冷血。振英望着那个月牙,心里的希望像从圆月到月牙一样慢慢变少。

 

  振英终于见到爷爷了,是赵哥哥送爷爷回来的。只是,这时的爷爷,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充满活力的爷爷了。在振英离开的这几天里,爷爷又被折回来的官兵给打了。

 

  他趟在睡椅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头上缠着被鲜血染得鲜红的绷带,眼睛半闭半开,眼神涣散。本来就瘦的身体因为这几天的折磨,更加瘦脱了相,仿佛就是一层皮贴在骨头上,牙齿也被打掉了几颗。

 

  其实振英已经认不出爷爷了,只是一种熟悉的感觉,召唤着她,一步一步向前。她一步一步地慢慢走着,走到前头的时候,突然扑上去,紧紧地抱住那个瘦弱的老人,把头深深地埋进爷爷的胸前,爷爷的骨头硌着她那嫩嫩的脸蛋,她依旧把头深深地埋进去,不想离开。

 

  爷爷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伸手抚摸了她的脸,使劲睁开眼睛,眼白里都是血丝。他用一种疼爱的目光望着振英,咧开嘴笑了。然后还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口袋,示意振英拿出什么东西。

 

  “咳咳,英子,不要伤心,爷爷很高兴,能守护好这东西。英子,不要哭,你看,你看这月牙,虽然小了,但是在黑夜中更亮了,希望你看到月亮,永远不要害怕。你要听话,好好跟着红军,啊``````咳咳”说完,爷爷就不再有动作了,振英就这样,默默地看着爷爷。

 

  过了一会,想起了什么,她从爷爷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样圆滚滚的东西,揭开布一看,是一个圆滚滚的小圆饼,装月饼的还是一个小模具。上面写着“生日快乐”。振英此时再也忍不住了,用双手捧着爷爷给的月饼,一边哭泣着。

 

  赵国强陪着她,看着她这么伤心,他也是很难受,没办法,村里现在太紧张,不然陈伯也不会错过治疗时间。他望着橱柜里未吃完的陈伯送他和许鑫的月饼,心里阵阵难过。

 

  振英和赵国强抬头,望着那个镰刀般的月牙儿,仿佛看到了那个坚忍不拔的老人的身影。

 

(六)

 

  振英到底是加入了红军,她的命很硬,只要是夜战,她都能幸存。

  

  几十年过去了,振英都老了,但是她依旧喜欢吃月饼,也喜欢做月饼。每次吃月饼时,她总是要看看天上的月亮,仿佛望月,就能缓解她的无限思念。

 

  每当听到这首歌:

 

八月十五月儿明呀

 

爷爷为我打月饼呀

 

月饼圆圆甜又香啊

 

一块月饼一片情呀

 

爷爷是个老红军哪

 

爷爷待我亲又亲啊

 

我为爷爷唱歌谣啊

 

献给爷爷一片心哪

 

  振英的脑海中总是涌现出几十年前,那个四个人一起打月饼的温馨场景。每次想起来,心里都是暖融融的。

 

  月亮它就是明镜,挂在天空上,为正义驱走黑暗,为星星之火助燃,给振英这些革命儿女带来亲人的目光;月亮也是冰冷的,它冷眼看待那些不管百姓死活的官兵,扫射出寒光。

 

编辑 孙瑞扬

审核 孙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