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乱情怀

曾有天使,路过人间

 

文/周佳妮

 

      我们可能永远无法感同身受,但祈求上天,善待每一位下凡的天使。

——记《人间世 第二季》

                                                 

      两年,可以做什么?我不知道可不可以拯救一个濒危的生命,但我知道,摄像记录下的点滴,让我们知晓,曾有天使,路过人间。

 

      人间世,人间事,悲欢苦喜,生死离别。

 

      我幼时最讨厌医院。不仅是因为那里浓重的消毒水味,也不是因为需要被护士姐姐扎针,是因为我无法直视,病房,病床,病人,说到底,我不敢面对生死,畏惧,烦闷,不解。现在的我依然害怕,却也有了更深的了解。

 

      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是生命的最后一秒。我曾慎重地思考过,如果可以,我们要不要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离开。我想,还是不要吧。就像对生的未知的期待一样,我们只需要在时光里等待,等一趟离别的旅车。但如果可以,我想,还能在踏一段新征途前,好好地望一望,看一看,转头做个留恋。

 

图片来源于网络

 

      人间世,是人间。上帝不能举起他自己,有些病无法控制。医患关系有时候,没有大家在电视中看到的那样纠纷,有时候,是依赖,依靠,甚至比亲人还亲。五大三粗的父亲,外出打工的母亲,在医生面前,茫然,无助似小孩。他们用小时渴望知识的眼光看向医生,这次更加热烈,急切,渴望,他们抓住最后一根稻草,在心里把它看做钢筋,死死地钉在手心里,不管到头来是否鲜血淋漓。

 

      最让人心疼的是恶魔来临时,孩子不懂病,他们只知道痛。他们撒泼耍赖,用幼稚的手段哄骗父母带自己回家,祈求英雄的到来,希望下一秒就能出院,回归原来的生活。我们才猛然发觉,原来,平安就已然幸福。后来,孩子能记下那一串复杂的罕为人知的病名了,不再用紫色红色称呼那专业的药品,渐渐明白……

 

      节目组为孩子们拍了一组照片,是他们想象中自己对抗癌症的模样,他们化妆,他们换衣服,他们开心,所有人都在期待一个奇迹。

 

      这是人间。

 

      可我还记得那些天使。

 

编辑 张晓彤

审核 程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