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乱情怀

逃离

  文/右耳

 

  如果无法选择出生,那我可以选择逃离。

 

  别人心中的故乡总有说不完的故事,畅不尽的思念,而我,只想逃离。

 

  我出生在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偏僻、落后、贫穷是我对她的印象。如果说一个地域的发展需要占尽天时地利人和,那么村子的落后也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

 

  小村子隐藏在一座又一座高山里,弯弯绕绕,才能到达通向县城的马路。村庄的路,泥泞不堪,却又通向外界,使我爱恨交织。

 

图片来源于网络

  小时候,那是一个没有车的年代,连自行车也少见。每每到圩日,我和奶奶便挎着包,沿着河边的小路,徒步走到镇上的街市,离村庄很遥远的街市。即使遥远,也阻挡不了我的兴奋。街市并不繁华,就是一条道,一眼就能望到尽头,道路两边和中间摆满小摊和店铺。人群熙熙攘攘,我沉浸在这短暂的热闹里。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最怕的便是下雨天,故乡的雨,不是淅淅沥沥的蒙蒙细雨,而是哗啦啦的瓢泼大雨。泥泞的小路上混着牛粪、泥土、农药、垃圾的雨水自流成溪,爱玩的孩子也歇了心。雨后的空气是稻草腐烂的味道,田埂被冲毁,庄稼折了腰。雨天是孩子的敌人,更是农民的灾难。

 

  村子里的老一辈文化程度不高,大多数是小学还没毕业,因为贫穷,因为落后。能读到初中,已是高学历。贫穷限制思想,思想造就贫穷。所以,村子里大多是农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与地为伍,倚天谋生。年轻力壮的青年选择了离开,到城市生活。留在村子里的大多是年迈的父母和嗷嗷待哺的孩子。

 

图片来源于网络

 

  而我,也选择了逃离。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从村庄到城镇到县城再到城市,我离村庄越来越远,故乡的模样也渐渐模糊,充满稻香的秋季在落叶中飘零。

 

  那是我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啊,难道就没有一点值得留恋的吗?有的,故乡的山清水秀,故乡善良纯朴的人,故乡的回忆……村头那棵老榕树承载着儿时的欢乐,见证了小村子几十年的变迁,像一个和蔼可亲的老人,在春去秋来中静静看着自己的孩子慢慢长大,慢慢变老。


图片来源于网络

  可是那美好的微光被现实的满目疮痍所粉碎,选择离开,是别无选择的选择。想起了住在芒果街的小女孩埃斯佩朗莎,卯足了劲想长大,只因为想拥有属于自己的小房子,只因为想要离开芒果街,只因为想要更好地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有时候,逃离并不代表懦弱,离开是为了更好地回来。我是,埃斯佩朗莎也是。

 

  藕断丝连的羁绊,即使逃到天涯海角也无法斩断。生于斯,长于斯,那是融入了血与肉的地方,是魂牵梦绕的归宿。

 

编辑 陈阳

审核 陈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