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

专访独活乐队创建者王一妃:吉他为伴,遇见更好的自己

 

  文/记者 黄焕莉 

 

  10月25日晚,在空谷晚会的舞台上,炫目的镁光灯为一群为名为“独活”的音乐集合者镀上了一层璀璨的光芒,王一妃就在这群头顶音乐梦的奏唱者中,她是乐队里的节奏吉他手,也是独活乐队的创建者。自她九岁接触吉他,吉他成了她成长路上的陪伴者,见证一路上她对音乐的执着和追求。

 

黄焕莉 摄

 

  学于偶然,成于坚持


  当晃过十年光阴,王一妃再次回忆起自己当初学吉他的原因时,她蛮有兴致地说道:“学吉他的原因其实挺奇妙的。”王一妃清晰地记得,那是九岁暑假的一个下午,她和父亲一起在客厅看往年的春晚,一个女歌手在舞台上弹吉他的画面让他俩都眼前一亮,特别是王一妃的父亲,感到很新奇,当即便问女儿想不想学吉他。

 

图片来源于受访者

 

  王一妃自然是乐意的。从四岁开始,她便在小区门口的琴行学钢琴,直到七岁时琴行搬走,她对钢琴的学习才停止。在没有钢琴陪伴的日子里,她无比地渴望得到音乐的熏陶。吉他是她寻找音乐路上的第二件乐器,也是在后来的时光里,她一直在坚持和热爱的东西,一直陪伴她到小学、中学和大学,以至当她谈及吉他于她的意义时,她动容地说:“弹吉早已融入我生活的点滴里,成为我的习惯之一。”

  

  如果说学习吉他是缘于父亲偶然的一次提议,那学好吉他,就不是偶然二字可以概括的了。报名吉他班后,王一妃特别珍惜重新得到的音乐学习机会,她每天勤勉练习,从未因贪玩的心思而对吉他有所懈怠。平日里遇到复杂的谱子,她亦不妥协,她反复听,一遍遍地练,直到动听的旋律从指尖淌出。在日复一日的努力下,王一妃十一岁就取得了古典吉他的五级证书,考级期间,王一妃的手指曾多次磨出水泡,但王一妃并未在意,依旧一如既往地勤奋练习。当更多的曲子从她的指间泻出,她觉得每一个练琴的日夜都是值得的。

 

 流水遇知音,为乐始成团


  高中时,王一妃喜欢下晚自习室后倚在窗边弹奏一会儿尤克里里,跳动的手指为她烦躁内心搭起一处宁静的避所,轻缓的音乐让她暂时从繁重的课业逃离。飘扬的音符,在每晚自修后,盘旋在自习室的窗台,久而久之,每天都有一个小学弟来到窗边听王一妃弹奏,一问方知学弟亦是喜欢吉他之人,两人因此成为了知音好友。自习室内,也由一个独自弹奏的孤影变成两个在月下鸣琴的吉他人。随后学弟又向王一妃介绍了一个唱歌好听且钢琴十级的女生,很快地,吉他二人组变成更热闹的吉他钢琴三人奏。闲暇之际,三个人便相约一起弹乐器,享受音乐带来的简单快乐。

  

图片来源于受访者

 

  后来,一个弹古筝的同学找到王一妃,提议一起组乐队。王一妃虽然没有经验,但怀着对音乐的热忱,她想试一试。于是他们一起摸索着组办了起来,当时乐队里虽购有一套鼓,却没有鼓手,愁苦之际,同学就介绍了两个鼓手,乐手不足的问题很快地解决了。乐队渐渐有了名声,最后甚至上了学校的招生简章。
  

  对王一妃来说,这一次组建乐队有所收获但也留有遗憾。她享受这个相互学习的过程,从中她发现自己的诸多不足,并在积极改进的过程中学会主动分享自己的优点和弥补自己的缺点。遗憾的是,在王一妃因为冲刺高考而退出前,团队都未培养起来的协作意识和创作能力。因此她把蕴藏自己乐队梦的火种暂封于心,等待着日后的重燃。
 

  再次出发,创建“独活”圆旧梦


  当带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踏入广西中医药大学校门的一刻,王一妃知道这是迎接大学新生活的起点,也是她重新追寻乐队之梦的新起点。在这里,她期待遇到志同道合的音乐挚友,期待更默契的团队协作,期待更有思想的原创,也期待着更大更耀眼的舞台。

  

  为此,她曾选择加入到中医药大学的音乐协会。在这里,她遇到擅长各类乐器的乐手,并有幸寻到二三位同行之人。独活乐队现在的主唱、大提琴手和贝斯手都是王一妃在音协结识的,这几人与王一妃一起协力,慢慢创立起独活乐队。而后,由于音乐概念相异,独活乐队全体成员退出了音协,独活至此以独立乐队的身份进行音乐的创作和交流,经过独活人的不断发展,当初四人的小团体现已成中医药大学较有名气的乐队之一。

 

图片来源于受访者

 

  创建之初,乐队第一次团体任务是为乐队取一个新颖别致的乐队名。在王一妃看来,乐队名字是团队精神的体现,取名是一个特别能凝聚团队力量和智慧的过程。期间的努力没有令王一妃失望,经过大家的头脑风暴,大家一致认同“独活”为乐队名。

 

  “独活”除了是一个现代词语,代表一种骄傲而不自满,独立,追求自我的态度,同时也是一味有活血功效的中草药名,含有为听众活络血液的寓意。此外,作为中医药大学的学生,以中草药为名,也寄托着他们以中华医药为根的本心。

 

  草木需要吸收日月光华才得以成长,独活乐队也在不断打怪升级的磨练中沉淀为空谷晚会上令人瞩目的一个乐队。在大一一年里,他们进行过很多不同的尝试,表演过民谣小调、流行情歌、摇滚乐、说唱;也做过歌曲改编,把民歌改成摇滚风;还写过原创歌曲谱过曲,空谷晚会上演唱的《安然无恙》就是一首校园风的原创歌曲。除此之外,独活乐队现在正为易班与网易云合作举行的校园网络文化原创音乐大赛、中国计生协会主办的关于健康的原创歌曲比赛和全国大学生艺术展准备着。王一妃表示,他们一直在挑战自我和进行创新,正在创作的几首歌曲的都是曲风比较强烈的,独活会一直不断向前。

 

 图片来源于受访者

 

 不断蜕变,不断成长

 

 “吉他练多了,手上的茧子不仅变硬,还变形,看起来真的好丑。”王一妃半吐槽半玩笑地说,看着手上的厚茧,王一妃回忆了一段迷惘且挣扎的日子。上到高三班后,王一妃为冲刺高考,把自己的一切爱好都暂停了,包括吉他,一门心思全在课本里。当她结束高考,重新拾起吉他,却恍惚地发觉自己的指头没那么灵巧了,曲谱也忘了不少。在学琴路上,她第一次感到如此恐慌和沮丧。那段时间里,她虽然消沉,但并未放弃。很快地,她找到缓解困境的办法——重新加倍努力地学习。“那是我第一次买吉他书。”王一妃坦言道。通过自学,她战胜了内心的焦虑,并找回了曾经的感觉。

  

  打击却不是到此即止,上到大学后,随着乐队配曲的需要,王一妃需要在曲风上做出更多转变。首先,是从古典转向民谣,小时候,王一妃学的是古典吉他,练习的曲子大多是贝多芬、莫扎特等的名曲。但在乐队中,古典用的不多,于是她开始加强民谣的练习。随着演出经历的增加,王一妃发现仅懂得民谣的技巧还不够,乐队真正需要的是能配合现代音乐进行演绎的乐手。因此,除了演奏技巧,她还要不断地加强乐理学习。“从高中到大学的过渡,真的是我的一个瓶颈期。”王一妃说。

 

隆艳丽 摄

 

  经过不断的调整和多方面的尝试,无论在技巧上还是乐理上王一妃都有了一定的提升,同时,她发现相比于做主音吉他手,自己更适合当节奏吉他手。节奏吉他手需要每方面都懂一些,才能在配合乐队时做到收放自如。而王一妃恰恰是乐队里的杂学者,各类乐器都懂一些,歌曲的编曲和和弦走向也都有所涉及。于是为配合出演,王一妃从主音吉他手转换到了节奏吉他手。对于节奏吉他手的定位,王一妃有自己独到的认识,节奏吉他手在乐队中是相当关键的角色,是整首曲子的格律奠定者,就像整首曲子中的一根线,牵引着各个乐手的行进。节奏吉他手的曲律走得稳了,其他乐手才能更快速地识别节点和设计出亮点。

 

  从古典吉他到节奏吉他的一路成长中,王一妃喜欢用“keep calm and carry on”这句英文表达自己做音乐的态度,保持冷静做事,坚持热爱向前。她相信这样她会走得更远,“我会一直拿这句话提醒自己的。”王一妃格外坚定地说。

 

见习编辑 隆艳丽

审核 廖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