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

草龙一做七十载,根雕一刻三十年--记仫佬民间手艺人覃振丰

  文/记者 银舒豫 通讯员 陈琳
 
  2010年,仫佬族舞草龙被列入广西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覃振丰被确定为自治区级非遗项目传承人。如今的覃振丰除了是非遗项目传承人外,还是一名雕刻师。覃振丰雕刻的主要是仫佬族信奉的神像,如婆王、土地公公、玉皇大帝等。
 
  “第一个路口向右拐,看到琉璃瓦的房子沿着小路进来就到了。”覃振丰的儿子覃建保在电话的另一头给我们指路。
 
  覃振丰家住在罗城仫佬族自治县小长安镇民族村的山背屯,四周都是田地,前门是玉米地,后门是水稻田。刚进门,覃建保就把我们引向他家的后院,覃振丰正光着上身坐在院子里雕刻。
 
  覃振丰的后院不大,一进去就能看到两条大草龙并排挂着,草龙下面是一些还没有上色的木头雕像和小草龙。地上铺满了木屑、装着颜料的瓶子和画笔。
 
  覃振丰今年已经是九十岁高龄,背有点驼,一口花白的胡子捋得很顺,也很干净,完全不像是刚从满是木屑的地方出来的样子。他两只手的中指、无名指和小指已经连在一起,但是编草、雕刻还是非常灵活,说话的声音也很有力。覃振丰制作草龙已经有七十多个年头,雕刻已有三十余年。
 
一把柴刀、一把钳子、一个钻头,一辈子
 
  覃振丰从小就跟着父亲做草龙,覃振丰的父亲是一个居士,逢年过节或者有喜事的时候喜欢自己制作草龙,找团队来舞龙。“那时候做龙纯粹是爱好。”回忆起小时候第一次做龙,覃振丰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两根棍子交叉,用稻草绑成十字,一个简单的龙头就做好了。”
 
  “砍竹子必然要柴刀,用铁线来捆龙头必须要钳子,没有钳子夹不动,一般的软线是绑不稳龙头的。”制作草龙主要的原材料是稻草和竹子,材料虽然看似普通和简单,但真正要想做出一条几米或十几米长的草龙还得看制作人的手艺和技术。
 

覃振丰老爷子画在石头上的民俗画
 
  一条龙最难的部分就是龙头。每逢县里有重要活动需要大量定制草龙的时候,覃振丰都要亲手制作龙头。“绑龙头的难度是比较大,一般人很难绑得像。”制作草龙也是有分工的,做龙头的叫做龙头师傅,绑龙身的叫做装龙师傅。覃振丰十几岁开始做草龙,是装龙师傅,也是龙头师傅,加上已经年近九旬,被村里人称作“草龙仙翁”。
 
  一条草龙光成型了还不能称得上是龙,“龙成了,要敬好,杀鸡,要猪头来供他,然后用法事开光,开过光了才是龙。不开光,没有法事,等于还是几根禾秆草,没有意义的。”以前做好一条龙,还要请道士来开光,覃振丰嫌麻烦,就自己学起了开光。开光时唱的经文都是覃振丰根据父亲的口述和民间传说自己写的。
 
  舞龙时,打鼓的节奏很重要,节奏不对龙是走不了的。打鼓节奏分为快、中快和特快,但无论哪种节奏都一定要契合舞龙人的脚步。龙刚刚起步的时候可以打快鼓,行进的过程中可以打中快鼓,进到人家里的时候就得打特快鼓,这样能营造热闹的氛围。“一般是这样,也没有规定,打鼓人和舞龙人能配合好就可以。”覃振丰拿出鼓来,边演示边说。
 
  “舞过的龙要烧掉,等于送龙升天。”人们经过龙身的时候都会扯两根龙须,当做吉祥物带回家,祈愿风调雨顺,家庭安康。
 
  覃振丰20世纪40年代开始和父亲学做草龙,那时候家里的主业还是种田,父亲舞龙是为了补贴家用,但是覃振丰不一样,覃振丰是真的喜欢舞草龙,也喜欢做草龙。到了20世纪60年代,舞草龙被认为是封建迷信活动,覃振丰停了三十年没有做草龙。三十年的时间没有抹去覃振丰对草龙的热爱。90年代,已经是古稀之年的覃振丰拿起当年那把做草龙时用到的柴刀,磨光上面的锈迹重操旧业,这一做就到了耄耋之年。
 
一块木头、一把刻刀、一根画笔,三十年
 
  除了做草龙,覃振丰雕刻的神像在当地也很受人们喜欢,不管是家里有事请神像还是新建的庙宇,都喜欢请覃振丰来雕刻神像。
 
  “就是想帮庙里的人一个忙,也没想过会雕这么久。”当时已经是花甲之年的覃振丰没想过会和雕刻发生交集。当时村里新建了一座庙宇,需要请三清神像,附近又没有人做雕刻,于是村民们想到了覃振丰。当时的覃振丰也不会雕刻,但是覃振丰会做草龙,也会做狮子头,“当时他们找到我,说我做龙头和狮子头都挺像的,能不能也做一下三清像。” 覃振丰回忆,“我当时就问有没有图纸,他说有,我就答应了。”覃振丰的雕刻之路就从这三清像开始了,连覃振丰自己都没想过,这一刻就是三十年。“我也算是一个雕刻师了。”覃振丰笑了笑。
 

覃振丰老爷子做的根雕作品
 
  覃振丰从一个雕刻的外行到成为一个得到人们认可的雕刻师,都是靠自己一遍又一遍的琢磨,一刀又一刀的刻画打磨出来的。三十年的时间里,覃振丰没有拜过师,庙宇都很少参观。“自己慢慢钻,你慢慢学,人家哪样雕,人家哪样刻,看我都没有去看过一次。都是自己在家,自己开动脑筋自己想。”覃振丰雕刻的神像每一个都不同,姿势、神态、动作,每一尊都有自己的特点。
 
  覃振丰什么参考的资料都没有,就一把刻刀和一根画笔。覃振丰雕刻的神像的样子都出自自己的想象,还有电视,“看电视啊,庙宇这种的它(电视)也有啊,什么人什么像他都有在那里啊。”30年的时间,覃振丰雕刻了两千多件作品,这些作品都是他凭着看电视时对神像的记忆加上自己的想象来雕刻出来的。
 
  在覃振丰看来,这些雕刻的技术不难,只要感兴趣,三天就可以学会,但是不感兴趣,即使加班学也是学不会的。覃振丰开始雕刻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就是一笔一笔的画,直到画到自己满意为止,一刀一刀的刻,直到刻到和图纸一样为止。“那时候也没有老师教,全凭爱好。”覃振丰捋了捋胡子。
 
两把用刀,一生心血,一辈心思,想传承
 
  当地的铜钟洞休闲山庄请覃振丰去给山庄里的石头作画,覃振丰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而且分文不收。“我也老了,百年之后我不在了,这些石头还在,不亏。”       
 

覃振丰老爷子一家人在制作草龙
 
  覃振丰教编草龙,做根雕也是从来不收学费,也没有门槛,只要有一颗想学下去的心,任何人都可以来学。2016年5月,覃振丰受邀在小长安镇铜钟洞休闲山庄向广西现代职业技术学院的19名90后大学生现场口传心授编织和舞动草龙的技艺。覃振丰说,广西现代职业技术学院已经把铜钟洞休闲山庄作为该校民族文化研究协会学习仫佬族舞草龙文化的传习基地,让更多学生了解、学习、参与到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和传承中来。
 
  为了把草龙这项“非遗”项目能够传承下去,覃振丰让儿子覃建保也学制作草龙。草龙制作技艺能代代相传是覃振丰的一个心愿,当儿子覃建保也被确认草龙制作技艺非遗传承人的时候,覃振丰还在想根雕该怎么办,儿子对根雕没有兴趣,又没有人来学。“根雕虽然不是‘非遗’项目,我也希望能传承下去。”之前有两个隔壁村的年轻人来拜访覃振丰,想和他学习制作草龙和根雕,覃振丰说来这里包吃包住,只要他们好好学就可以了,但是这两个年轻人回去之后就再无音信。
 
  覃振丰也希望能有更多的年轻人来学习这些民间的传统技艺,“有个徒弟接班好一点,等我百年之后,他有能力了,可以自己做得出来。”

编辑 唐冬娜
审核 罗湘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