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追踪

南宁幼儿园图鉴:合适的幼儿园总是僧多粥少

  图、文/通讯员  张威

  李慧一直觉得对不起儿子,当初因为自己准备不足,再加上怕麻烦,在南宁市第一幼儿园门口排了12个小时仍未报上名后,决定不让儿子上幼儿园。去年九月,儿子上了学前班,她才发现自己当初的那个决定多么冲动且荒谬,“上过幼儿园的小朋友且不说在唱歌、跳舞方面有优势,就是掌握的中英文词汇和基本数学运算都领先我儿子一大截。”

  为了不让儿子的悲剧在女儿身上重演,今年4月初,李慧便开始考察小区附近的幼儿园,而她却发现自己已是后来者。“有些满意的幼儿园要么就是不招生,要么就是已经满了。”在考察过程中她也发现,在南宁多得是和她一样被孩子上幼儿园弄得焦头烂额的家长。

  在“南宁育儿交流群”中,家长们关于“幼儿园”这一话题最多的就是“公立幼儿园又满人了”、“私立幼儿园要么贵,要么差”、“有钱都上不了好的幼儿园”……那么,在南宁找个“合适”幼儿园真的那么难吗?

幼儿园数量足够,但分配不均:“没园可上”确有可能存在

  根据国家教育规定,3周岁以上,6周岁以下的儿童有权在监护人的监督下进入幼儿园学习。由于无法直接获取近南宁市5年内3周岁儿童的数量,记者根据南宁统计局每年发布的新生人口数量计算,2010年出生的婴儿到2013年成为适龄入园儿童,在不考虑其他因素的影响下,以此类推算出南宁市近5年适龄入园儿童人数。


  从南宁市教育局近5年公布的《南宁市教育基本数据》来看,全市的幼儿园数量一直保持着增长趋势。全市相较于5年前,增加了484所幼儿园。


  这样算下来,从2013年开始,南宁市的每所幼儿园需要每学年分别接收69、62、63、62、57名新生就才可以保证每个适龄儿童都有幼儿园上。2012年,教育局下发《2012年秋季幼儿园招生工作的通知》,规定幼儿园小班人数应控制在25—30人。这样看来,只需每所幼儿园开办两个小班,就足够承纳当年的适龄入园儿童,没幼儿园可上似乎是一个并不存在的问题。

  但如果从区域分布情况来看的话,截至2019年3月9日,宾阳县以347所幼儿园遥遥领先其它县区,7个县区的幼儿园数量过百,南宁东盟经济开发区以16所垫底。


  众所周知,生源是一个地区办园的重要要素。结合南宁各区、县的人口来看,其幼儿园数量的区域分布则显得不那么合理。以126.9万人高居榜首的横县,仅有160所幼儿园,甚至少于只约占它人口总数三分之一的隆安县。除此之外,人口总数相差无几的西乡塘区和宾阳县,在幼儿园数量上却相差202所。据此可见,在南宁市内,幼儿园的区域分配方面相差还是较大的,“有人无园上,有园没人上”的情况确有可能存在。


公办幼儿园数量少,未来或将大幅增加

  李慧告诉记者,她当初是有机会让儿子上一家民办幼儿园的,但思前想后,还是放弃了。“第一,那个幼儿园距离我家比较远,接送不方便;第二,评价确实很一般,无论是硬件设施还是师资上面都差公办幼儿园很多;第三,就这样的幼儿园,价格仍然不低。”

  居住在南宁市翡翠园小区的江明去年为了给孩子报上本小区内的幼儿园,从凌晨1:00就起来排队。她说,虽然该幼儿园小班每学期的收费高达6000元,但仍吸引小区业主的疯狂抢报。“我们小区在的片区本来幼儿园就不多,公办幼儿园一家都没有。这家幼儿园虽然贵了点,但是接送方便呀,配套设施在民办幼儿园中也算是好的了。”江明表示,虽然青秀区的幼儿园很多,但是好的就那么几个,不抢是很难上的。

  在“南宁育儿交流群”中,记者经常能看到有家长在感叹:“替孩子报公办幼儿园比生他还麻烦。”很多家长甚至都会提前一年就了解招生状况,能托关系的托关系,想尽各种办法往里挤。

  “公办幼儿园学费就很亲民,师资和设置更是不用说的,而且安全有保障。”李慧表示,公办幼儿园仍然是她给女儿的第一选择,实在报不上才会报民办幼儿园。

  公办幼儿园特有的优势确能吸引大批家长,但数量少才是其难报名的重要原因。从南宁市教育局发布的南宁市1613所幼儿园的性质来看,公办的仅有119所,远远低于民办幼儿园的数量。其它的则是企、事业办,教育部门等办的幼儿园。


  南宁市现代教育中心专家李树林表示,“入园难”是全国都存在的问题,最大的原因在于供求不平衡,僧多粥少。而且近年来全面两孩政策实施、外来人口大量流入、城镇化进程加快,只有给予政策引导、资金支持等,“入园难”才会得到根本缓解。

  对此,南宁市下发《南宁市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2017—2020年)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指出将在2019年新建和改、扩建公办幼儿园113所,还将提高公办幼儿园比例,至2020年实现公办幼儿园乡乡覆盖。但是早在2011年,《南宁市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2011—2013年)》便承诺将在3年内增加366所公办幼儿园,但这一目标至今未实现。


民办幼儿园收费差异大,普惠性幼儿园数量少

  虽说政府有意增加公办幼儿园数量,但对于那些父母双方没有本地户口、没有特定小区房子等外在条件的孩子来说,民办幼儿园才是他们的最佳选择。而这一群人中便不乏那些家境普通的外来务工人员。

  暂住万秀村的黄萍就表示,自己也想让孩子上好幼儿园,可是自己是钦州人,公办的不好上,好的民办幼儿园自己又承担不起。思来想去后,她在住处附近给女儿找了一家250元每月的民办幼儿园。“也没想过她能学多少东西,她有个地方待,我就能上班挣钱。”

  从网上公布的青秀区、兴宁区、西乡塘区幼儿园的收费标准来看,公办幼儿园的每月保育费、教育费普遍在150—200元、130—150元不等,而民办幼儿园的每月收费低则100多元,高则却上万,且普遍高于公办幼儿园。


  据南宁市教育局公布的数据,2016年,普惠性民办幼儿园556所,公办幼儿园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收费实行政府定价或接受政府指导价,其收费将不高于同类公办幼儿园的收费标准)合计占幼儿园总数的40.54%,普惠性资源供给无法满足市民需求。

  针对此情况,《通知》大力鼓励社会力量举办普惠幼儿园,重点区域建设幼儿园。同时预计至2020年,全市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将达80%。

  “谁不想让小孩上好学校呢,钱不够呀,希望政府能落到实处。”在记者向黄萍告知此项政策时,黄萍却轻叹了一口气。“一分价钱一分货,也能理解好的幼儿园收费高,想让人家亏本也是不可能的。还是希望政府专门能为我们这些打工的办几个。”

保教人员数量少,择园需考虑周全

  与黄萍不同的是,李慧择园时并未将经济要素放在第一位,她还是想让孩子在一个相对安全、有良好学习氛围的环境成长。虽然抱着一定要上公办幼儿园的决心,但她还是同时也物色了一些满意的民办幼儿园,以备不时之需。

  据南宁市教育下发的《2017—2018年度南宁市基本教育数据》,全市专任幼儿园教师仅有1.4万人,而在园幼儿是32.01万人,幼儿园保教人员与幼儿比为1∶23,与国家规定的1∶7—1∶9有着很大的差距。黄萍告诉记者,她孩子所在的幼儿园内目前仅有7名保教人员和1名院长,可学生却有100多名。

  “民办幼儿园的教师本来就不完全都是专业的,肯定容易出问题。”李慧之前曾在网上看到一条《南宁某幼儿园勤杂工性侵女童》的新闻,吓得她手心直冒冷汗。“那个幼儿园就是很一般的民办幼儿园,老师少,还有男性,我肯定是不放心女儿在那样的幼儿园上学。”

  “红黄蓝”事件被爆出来后,李慧又意识到并不是所有贵的幼儿园都是绝对安全的。“不过还是不能让孩子上那些‘小’幼儿园,就算是花钱买心安吧!”在她看来,贵的东西出问题的可能性一定是小于便宜的。

  李树林表示,家长选幼儿园的确是一个艰难且需考虑周全的事情。“我们肯定是推崇公办幼儿园的,但不得已选民办幼儿园的话一定要仔细考察他们的师资和硬件,要细致到以往学生对老师的评价和饭菜等。”除此以外,李树林还建议家长所选的幼儿园要一定符合自己的教育目的。“不同的幼儿园的教育理念和培养模式肯定不一样,家长一定要想好自己想要孩子通过它获得什么。”

  5月5日,李慧早早地来到了小区附近的一家民办幼儿园。那是该幼儿园2018年秋季的第二批招生,小班的空余人数仅剩30人,李慧在朋友的劝说下替女儿报了名。“先报着,如果报不上公办的,不至于没合适幼儿园上呀!”

数据来源:南宁市教育局官网、南宁统计局

编辑 吴琪
审核 王淑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