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包接不包送”,遗体捐献善后能否更人性化?

  文/见习记者 张文茜
 
  三年前,四川宜宾筠连县镇舟镇云岭村村民杨家珊因患白血病医治无效去世。生前,家庭贫困的杨家珊得到热心人士资助治病,感恩于此又无以为报,这位山区女子临终前决定死后捐献自己的遗体用于医学研究。成都医学院接收了杨家珊的遗体用于教学,此后火化成骨灰。

  今年四月底,一直惦记着女儿的杨家珊父亲杨正贵与成都医学院取得联系,希望杨家珊入土为安让接收单位送回骨灰。但得到的答复是“遗体捐献者的骨灰只能是亲属自行领取”,筠连县另一位遗体捐献志愿者闻讯后表示:“希望将来骨灰能被送回来,不想再给家人添麻烦。”(澎湃新闻)

图片来源网络

  媒体介入后,成都医学院仍然坚持原来的观点:“成都医学院是教学科研机构,不具备将骨灰送回筠连老家的能力。”但最终迫于舆论压力,成都医学院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将妥善处理,让家属感受到温暖。”成都医学院答应将护送杨家珊骨灰返回家乡,移交给杨家珊父亲。

  俗话说“人死为重,死者为大,入土为安”,遗体捐献现象在中国还是比较少的,人们深受中华传统文化的影响,大多还是选择生命消亡后入土为安,对于捐献遗体这样的事大多都是拒绝、排斥的。杨家珊付出了巨大的勇气,迈出了捐献遗体的那一步,想通过这种方式回报社会给予她的关爱。这样的爱心应该被世人所敬佩和弘扬,可是遗体的接收者和使用者却以“包接不包送”的态度来应对,这如何让亡者安息?

  全国各地的遗体捐赠条例对于遗体捐赠的善后并无统一的规定,对于使用后的遗体骨灰如何处理也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捐赠者杨家珊按照程序将自己的遗体捐献出来,成都医学院也依照规定进行了接受和使用,如果单纯的从法律角度来看,成都医学院的做法并没有违反相关法规。

  但如果从道德的角度来看,红会工作人员及成都医学院曾先后赶赴筠连云岭村杨家,向杨家珊遗体告别,颁发了《捐献证书》,完成了相关手续,并向家属承诺三年后遗体用完就归还。从小我们就受到了“借了东西就要还”的教育,即使是一块小小的橡皮擦也要及时归还,何况是遗体?还有,既然医学院做出了三年后归还的承诺,难道不应该要遵守这个约定吗?将杨家珊的骨灰送回家乡使其入土为安,并不难做到,可是成都医学院用“没办法”、“不具备这个能力”来推卸责任,这前后不一的“嘴脸”寒了广大群众的心。

  当前,我国遗体捐献工作还存在很多困难,特别是遗体捐献善后工作的相关法律的空白,这次的杨家珊的遭遇又给这些困难添上了一笔。完善相关法律条文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善后工作需要更具有人性化。成都医学院这次的做法不仅伤害了捐献者及其家属的情感,还使自己的颜面尽失,背上了冷血的骂名。这不仅不利于社会爱心的传播,也不利于社会的和谐发展。捐献者如果认为自己死后得到不到应有的尊重,那么如何肯放心继续选择捐献呢?

  遗体的捐献是为了给医学研究做贡献,那么医学研究机构就是受益者,除了要有尊重生命的仁心,还要对遗体捐献者怀有感恩之心。如果从感恩和尊重出发,将捐献遗体善后工作做得更加人性化,才能给捐献者带来更多的温暖,才能不打消遗体捐献的热情。

见习编辑 周宇燕
审核 王淑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