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同饮者疏于提醒酒后安全 出事担责并不冤

  文/通讯员 梁莉莉

  近日,“四川广元干部陪酒后醉驾身亡”一案迎来二审判决。5年前,广元石井铺乡林业站站长张某陪同相关领导参加宴请后醉酒驾车,之后翻入当地堰塘中死亡。二审判决维持原判,即张某自己承担80%的责任、同饮者承担20%的责任。(5月20日 澎湃新闻)

  酒在中国社会是人们联络感情、沟通人际关系的重要媒介之一,社交场合中杯盏交错、无酒不成席也成为常见现象。然而,近年来,因共同饮酒后致使饮酒人伤亡的案例屡屡发生,其中关于共同饮酒者是否应当承担法律责任的问题,人们争议不一。

图片来源于网络

  现行法律对因饮酒致人死亡的案件并没有作特别规定,我们不妨参考高空坠物致人伤亡纠纷的处理方法。近年来,高空坠物致人伤亡的纠纷中,在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情况下,会根据实际情况和合理推断,由一切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作出“高空坠物无主则全楼住户平摊”的判决。

  这与“共同饮酒后某一饮酒者出现醉驾身亡”的情景虽有所差异,但住户与共同饮酒者抱有的“我无过错”的备感冤枉心态十分接近。实际上,这种心态折射出了风险社会中人们共同体意识的薄弱。

  一方面,无论是“高空坠物无主则全楼住户平摊”还是“同饮者疏于提醒酒后安全则出事需承担责任”的判决,都掺杂着法院对受害人进行救济的考虑,而这背后隐含的是法律条文中没有写明的共同体意识。本案中,张某不幸因饮酒后醉驾死亡,其余同饮者虽然认为自己没有故意致其死亡,但受害人与同饮者的共同饮酒行为与受害人醉驾死亡存在一定因果关系,基于法律有救济受害人的价值倾向,法院做出让同饮者承担一定责任的判决,可以让遭受巨大的财产损失和精神痛苦的受害人家庭得到共同体的救济,减轻受害人家庭的负担。

  另一方面,根据查明的事实,各被上诉人明知张某参与聚众饮酒,却没有采取相应措施对其酒后驾车的行为进行提醒劝阻,是人们在生活中缺乏共同体意识的体现。共同饮酒者为了共同的需要相聚在一起,实则已经组成了临时的共同利益团体,参与共饮的人对其他共饮者的人身健康安全是负有一定程度的提醒与照顾义务的,但由于共同体意识的薄弱,共饮者往往会忘记这种义务,最后造成其他共饮者人身健康受损、责任共同分担的局面。

  同饮者疏于提醒酒后安全,出事担责并不冤。法院的判决隐含着没有写明的共同体意识,而大众在这一方面的意识更加薄弱。风险社会中,风险无处不在,我们不再是一个个孤立的原子,“各人自扫门前雪”的自保原则也不再适用,法律要最大限度地抵消由于风险带来的冲击和侵害,运用共同体的力量对受害者进行救济不失为一个办法。但对于风险和意外,事前的预防要比事后的处理更有效,因此,提高共同体意识,履行相应的义务,做到防微杜渐,人们才能更好地降低风险到来的可能。

编辑 唐冬娜
审核 罗湘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