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叶窗

七十年

  文/周佳妮

 

1949.10.1/12:30

  我猛地睁开了眼,紧绷的神经竟使我睡到了中午,家中佣人昨日便休了假,我急忙整理着装,跑出四合院,奔向天安门广场。

 

  今天,是特别的一天。

 

13:00

  待我穿过小巷,我才真正意识到万人空巷的真正含义,空无一人的小巷与不远处传来的鼎沸人声竟让我一时恍惚,不知身处何地。待我入了大街,我着实有些惭愧,相比孩童我竟更晚参加这场盛宴。

 

 

14:00

  “欸同志,同志,麻烦让一让,我得过去。”

 

  一位着军装的男人拍了拍前方高个壮汉,着急地想从人群中突围。

 

  “俺听说今天开国,从老远地方过来的,你听俺说,毛主席可不得了,当时啊——"

 

  一个穿着朴素,皮肤黝黑的汉子扯着周边学生模样小伙的衣袖,絮絮叨叨地开始讲述毛主席解放家乡的故事,尽管他每天都要说上十几遍。

 

  我努力在人头中寻找方向,更尽力不让人踩到我特意换上的新布鞋。

 

  “你说我们今天可以见到我二哥吗?”

 

  “肯定可以,你二哥在游行队伍第一排呢。”

 

  我身旁的两位短发女学生紧紧挽着对方的手臂,在人群中凑着耳朵交谈。

 

  天安门广场前,北京街道上,人群涌动,熙熙攘攘。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随着人群流动,手中高举着被一位老先生塞的旗子。

 

  这是一抹鲜艳的红,是一种热血的红,听着大街小巷的呼喊声,笑声,夸赞声,我的心随之沸腾起来,似被抛进炉中,柴火越加越多,火越烧越旺,我一时看不清前方的路,只想燎了这北京,燎了这世界,在宇宙中燃烧起来。

 

14:30

  我终于被人群运到了方阵集合点。

 

  "你还在干什么!队伍就差你一个了!”方阵队队长焦急地看着我,一把将我扯进了队伍,如果不是时间紧急,我有理由相信他至少会训我一个小时。

 

15:00

  我笔直地挺立在队伍中,眼神盯着天安门城楼,我知道,此时此刻,有千千万万双眼睛,千千万万对耳朵在关注着那儿的动静,原来异常兴奋的人群此时此刻却被这种威严震慑住了,似乎大家都清楚明白,该以怎样的态度,来对待即将发生的事件。

 

  这定是壮举,更必是奇迹。

 

  “同胞们,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在今天成立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广播的音效并不是很好,回音一阵接着一阵,可下一刻,掌声雷动,惊天动地,自此,每个人都有了一个响亮的名字——中国人。

 

16:30

  游行方队受阅,我在第一排走出了人生最标准的正步,流下了最动容的泪水。

 

 

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9/10.1/6:30

  我睁开了眼,一如既往叫醒身旁的妻子。将奖章挂在胸前,整理两旁鬓发,换上新皮鞋,挽住妻子的手。她依旧一头精神短发,虽早已花白。

 

  她笑着和我说:“我二哥今天也在。”

 

  我们出门时,部队的车已在门前等候,七十年,似乎什么也未变。

 

  今天,是特别的一天。

 

 

图片来源于网络

 

10:00

  我的心高高悬起。

 

  阅兵,开始!

 

  1929与2019,七十年,风雨兼程,我见着日升日落,更见着生活越来越红火

 

10:25

  一百面战旗随风飘扬,他们带着历史的印记穿越时代,从染红的小山坡到万众瞩目的大典,从枪林弹雨中走向国泰民安。

 

  他们是钢,是铁,是时代的建筑者,他们是激水,是洪流,是时代的推动者。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望见了那一片刻骨铭心的红。融入鲜血,加入炮火的颜色,无论历史长河如何冲洗,绝不退色,永不退色。

 

  无人应答那一声同志们好,可我却听见了战场上冲锋陷阵的嘶吼,听见了战场上响亮号角。泪水模糊了眼眶,我转头低声对妻子说道,“你二哥也在那看着呢。”

 

  “嗯,他一定很开心。”妻子笑了笑。

 

11:20 

  蔚蓝天空中,七万只鸽子在天安门前交汇,相遇时,互相道声好,来不及分享自己的快乐便带着任务掠过。

 

 

图片来源于网络

 

“今天是你的生日

我的祖国

清晨我放飞一群白鸽

为你衔来一棵金色麦穗

鸽子在风风雨雨中飞过

……”

 

我轻声哼唱着这首老歌,为祖国风光献歌,为更好的明天献歌……

 

编辑 张晓彤

审核 陈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