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主题

八宝糖

    文/王佩玲

    二十二岁的余唐糖已经不常回忆过去了,望着书桌上摞成一堆的备考资料,倏然间紧张和兴奋一齐涌上心头。这样的感觉多久没有过了,在备考的最后一天,阳光似乎也更明艳了,余唐糖伸了个懒腰,手摸进外套口袋,再拿出来时手心里已多了一颗八宝糖。余唐糖一怔,似乎想到了什么,轻笑着剥开糖纸,粉色透明的糖球触及舌尖,还是一样的味道啊,余唐糖这样想着。
 
  01
 
    闹哄哄的理科329班,和八月末的太阳一样,依旧有燃不尽的热情。余唐糖不算是听话的孩子,不然也不会不顾父母的反对在分班时毅然选择了理科。但她也不是什么性格张扬的女孩,比如她现在正因为迟到而局促不安地站在门口。新来的班主任看起来不太好对付,因为在余唐糖喊完报告后,他一直沉默着,目光一直扫着闹哄哄的同学们。余唐糖正考虑着要不要再喊一次报告,班主任出声了:“你们要门口的同学站多久才肯安静。”声音洪亮浑厚,听起来是对人有震慑力的那一类老师。

    班里瞬间噤了声,齐刷刷往门口看来。被点名的余唐糖楞在原地,血气刷地从脚底冲上脸颊,涨红着脸局促地挠挠头。

   “新学期新气象新同伴,我先做个自我介绍,鄙人姓谢,单字枝。接下来的两年时间就由我来带领大家生活学习。“话音一落便转头看向余唐糖,“就从你开始自我介绍吧。”

   “啊?哦。”余唐糖两步并一步走上讲台,只想着快点介绍完快点回座位,“我叫余唐糖,余是年……”话还没说完,台下开始一阵哄笑。

   “是鱼塘的鱼吗!”余唐糖听见下面有人这样喊着。
余唐糖也不恼,这样的玩笑被从小开到大,只是在此情此景下有点尴尬,急忙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大名,“是年年有余的余。”

    感到窘迫非常的余唐糖低头径直走向早已安排好的座位,自然也没有听见下一个同学上台的自我介绍。

   “我叫年城,年年有余的年。”寸头和小麦色的皮肤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这是一个不爱学习的刺头,但下一秒台上的男孩便咧嘴一笑,桃花眼眯成狭长的形状。
和窗外的紫荆花同样灿烂。

图片来源于网络 
 
    02
 
    年城是个好看的男孩儿。这是余唐糖对和自己一样常年徘徊在光荣榜中下游的同班同学的唯一印象。可年城记得的可不止这些。

   “余唐。”年城是故意这么叫的。余唐糖犹豫了一下接过了年城递过来的卷子,面色并不愉快,不熟叫什么外号呢,余唐糖这么想着。瞧了一眼卷上的分数,更是皱成了苦瓜脸。

   “选择题我也只得了18分呢。”余唐糖闻声抬头发现年城还没走,这句话是对着自己说的?看着年城露出的大白牙,一时间分不清这是在安慰还是嘲笑,索性没理会。年城瞧见自己热脸贴了冷屁股,摸了摸鼻子讪讪地走了。

过了一会儿余唐糖抬起头,看着年城一边和同学嬉笑着一边分发着手里的语文卷子,楞了神,应该是安慰吧。
 
          


                        
图片来源于网络 

   “看什么呢,”直到同桌拍上肩膀,余唐糖才回了神。

   “没什么,发呆呢。”余唐糖笑笑继续低头看起了错题。

     同桌被前面男生们打闹的动静吸引了视线,发表评论道:“年城是真好看,你说呢。”

    余唐糖再次抬起头,年城正被两个男生钳制住,嘴上挂着笑,露出亮人的白齿,和外面的紫荆花很像,余唐糖又想起刚刚意味不明的笑,微不可察地撇撇嘴,“一般般吧。”

编辑 方觉晓
审核 杨玉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