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主题

真相是你

    文/张晓彤  
   
    自习课过半,教室里安静地温柔,窗帘是撩起着的,初春的阳光便透过窗格欲说还羞地溜了进来。今阳手里轻握的笔一动,一环柔光顺势镀过,自上而下落在了笔尖上,聚成一个明亮而不刺眼的金点。她下意识地眯了眯眼睛,在看清楚草稿纸上的内容时立刻慌了神,扯下这张迅速团成团塞在了书包里。不知走神多久了,竟已经写了半页他的名字,细细小小、密密麻麻的,只是看一眼心里便泛上来一阵陌生的酸麻感。幸好老师刚才没有巡堂,今阳略有愧疚地想道。我到底怎么了,这样不好。她使劲摇了摇头驱走那些七冲八撞的心思,继续解起题来。

    放学铃声响起,今阳心不在焉地收拾书包,口里应着闺蜜一起去吃饭的招呼。到底从什么时候起自己脑子里总是有那个人的呢?第一次见他又是什么感觉呢?唔,好像是高一第一次上早操。初秋的清晨还有些燥热,早起的困倦与不悦笼罩着整个队伍,她微微低着头,眯眼补觉。“这个方块队有哪几个班?”一个清爽的声音在队侧传来。像被什么魔力操控,她突然清醒起来,揉揉眼睛悄悄望向声音处。喔,是查操的学长。在一众睡眼朦胧的学生中间,收拾得干干净净站得笔直的他格外醒目。太阳的温度逐渐升上来了,斜斜地洒向人群。她的目光落在那个细长的黑影子上,忽然就不那么讨厌早操了。


                              图片来源于作者

    后来呢?今阳和闺蜜并肩下楼,在放学的熙攘人流中自顾自的想事。后来一次早操,班主任来值班,要在新生方队里也挑出几个查操值日生来。“今阳,你来吧。”她压抑着狂喜,抬起头来很快应了声好,心里早便像除夕的夜幕,炸满烟花了。从此清晨便成了今阳一天里最喜欢的时间,普通的问候与道别让一整天都沾带着甜了起来。还有什么呢?他好像喜欢读青年文摘,超市的书架旁总能看到他。她便也挑一本来,看书,也偷偷看他。他喜欢黑色,衣服和书包都是暗色系。他还是班长,哥们儿很多,钟爱足球……“今阳,去哪吃啊?”“去二楼。”她下意识般很快回闺蜜。今阳叹了口气。真是魔怔了,他就最喜欢在二楼窗口点餐。

    日子照旧流水一般过去,等今阳意识到这水流得多快时,他已经读高三下学期了。高三最后半年是免早操的,二十分钟足够高三生多做很多功课,这是学校对毕业班的照顾。今阳一边失落着,一边又懂得高三里多省些时间总是好的。餐厅和超市里依然还是能偶遇到学长,闲聊几句今阳就马上告别,生怕多耽误他一秒。他更瘦了,走路也越来越快。今阳望着那个高挑的背影皱眉想道。刚下晚课,夜很深了,今阳抬头望见星星只亮着几颗,心下忽然一阵烦躁。只剩几个月他就要高考了,然后就毕业离校了啊。

    今阳开始疯狂地整理素材笔记本。高二,她们也开始写议论文了,知道需要大堆的素材积累。她特意问过学长,高考作文一般都很适合写议论文的。笨拙的她想不出其他办法,为他整理作文素材和英语笔记已经是她能想到的最有效的帮忙了。那些个无所事事的闲暇时间忽然就充实起来,课间、自习、饭后、睡前,凡是没有作业占据的空闲,都给了笔记整理。白纸黑字一百多页的两本厚笔记终于送到了他手里,他的惊喜今阳眼里看得分明,那一瞬,她便心安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高考没有青春电影里那样轰轰烈烈,几张卷子一群人,考完了高中也便结束了。今阳握着手机等着,耳机里“真相是真”的旋律像在敲她的心。学长果然发来了告别短信,叮嘱了她一番。明明只是平平静静的叙述,今阳的鼻子却是酸了好几次。上届的学长学姐离校了,收起手机,今阳便也算是高三生了。时间一日紧过一日,今阳没有多余的心思分给别处,只是得了闲在超市书架翻看最新一期青年文摘时,会不经意地晃了神。偶尔学长也会发来信息问问近况,帮她调整情绪和传授经验。两个人的交流不多但一直没断,普通平淡的话语间,今阳慢慢觉得,他就好像是自家里的一个哥哥。

    终于今阳也高考结束了。她的心情比学长高考时还要平静。把高中的所有东西都带回家,今阳才意识到原来这三年自己留下了这么多。回家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透过车窗,街边的景色飞快地流过,无止无终。她好久没有听歌了,音乐软件里还是根据一年前的历史记录推送的歌。戴上耳机,是“真相是假”。学长果然发来消息了,恭喜她“渡劫”成功。她脑海里也掠过了无数画面,初阳下拿着查操记录本的他,在书页边缘偷偷看对面的她,背着黑色书包走路飞快的他,悄悄记下所有喜好的她,还有高考前几天崴了脚怕她担心而躲开走的他,为了一个特别的理由格外认真做笔记的她,知道她情绪波动而耐心开导的他,记得他换季容易感冒及时提醒的她。到底什么是真相呢,谈不上真假,只是这段路有你,一直有你。今阳终于温暖地笑起来,释然回道:“是啊!我也解放啦!”


                             图片来源于网络      

    回到家安顿下,她突然有写东西的冲动。想了好久好久,那天的日记本里却只留下了一句话:
   “遇见你是微凉的清晨里最清秀的诗,一点一滴,无声无息。”


编辑 方觉晓
审核 杨玉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