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语连珠

人间再无水蜜桃

文/黄

 

   前两周,我和舍友一下课便跑回宿舍,打开手机看《安德鲁酒店》。我惊叹于雪莉姐姐的盛世美颜:在镜头下,雪莉拥有着和她身上穿的仙女裙一样雪白的牛奶肌肤,精致的五官,她扎着蓬松的麻花辫,轻盈地走在花树的中间,一颦一笑,仿佛不谙世事的精灵。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两周后的那天,她自杀的消息上了微博热搜。微博铺天盖地都是工作人员抬着被白布覆盖的她,和被贴上封条的别墅的照片。

 

  我不敢相信,这个笑起来像甜甜的水蜜桃女孩,竟然会患上微笑抑郁症;我不相信,这样美丽的水蜜桃女孩会轻易地选择用电线结束自己的生命;我不相信,这样善良而漂亮的雪莉会变成一具冰冷僵硬的尸体。

 

  当我了解她的经历的时候,我所有的不相信都化成了肯定。

 

  当我们十一岁还会因为妈妈多疼爱弟弟而吃醋赌气的时候,雪莉被家人送进了娱乐圈打拼。我们的童年有喜洋洋与灰太狼陪伴着,充斥她童年的是练习生竞争的压力、高强度的训练。从小在宛如排水沟一般腐烂恶臭的娱乐圈长大,她会真正的开心吗?网上还保存着她十几岁过生日的视频,视频里她五官青涩,仍不难看出她是一个明牙皓齿的女孩子,看着周围为她祝福的哥哥姐姐们,她幸福而满足地闭上眼睛,笑着吹灭她眼前的蜡烛。我相信,那一刻的雪莉是真正开心的。我不知道雪莉对这个世界有多绝望,才能选择以如此悲惨的方式死去。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有一句话尤为让我深刻,有一些人一出生便在终点。而雪莉是那个站在起点,身上背着宛如大山一般家人的孩子。在韩国的娱乐圈,只有家庭有钱又有势的人才能混得如鱼得水。而雪莉没有背景,宛如寄生虫一般的两个哥哥和一个弟弟靠着她养活。为了他们,即使再痛苦难熬,她也不得不继续留在娱乐圈。中国的某位女明星交了八亿的罚款,而还没有元气大伤,一个月前某对韩国夫妇还在为折合成几十万人民币的财产分割问题大打出手。由此可见,韩国艺人的收入有多低,雪莉在金钱上的压力有多大。

 

  韩国的娱乐圈的水到底有多深,深到能够冷漠地看着雪莉这颗水蜜桃被推向深渊。可还记得几年前的张紫妍事件?她有男友却被迫签订性交易合同,被高层父子用玻璃瓶性虐……触目惊心。张紫妍事件的曝光,不过是碰破一点点韩国娱乐圈肮脏的外皮,那权利庇佑的内部正翻涌着成千上万的白色蛆虫,将雪莉啃食殆尽。雪莉曾经在它的小号ins里上传了很多张诡异而透露出性的画。神情痛苦身体扭曲的女人、穿着内裤的女人的下半身(这不止一张),狰狞的男人的抽象的脸……这些图片,我们正常人看都浑身不舒服。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去做一件事,我们不得不去怀疑,这是不是她最后的求救?她是不是也承受着和前辈张紫妍一样肮脏的事情?

 

图片来源于网络

 

      韩国网友对明星的容忍度很低,对女明星的容忍度更低。曾经看过一个采访雪莉的视频,我忍不住心疼视频里雪莉。在这个视频开头雪莉还是笑得甜甜的,可是说着说着镜头里的她眼睛通红了起来,声音哽咽,“为什么都针对我呢,明明都是一样漂亮可爱的人”“请记者多多疼爱我吧”!

 

  曾经有一个女网友很阴暗地诋毁她,雪莉发现她是和自己一样大的女大学生,心软了,为了不影响这位女网友的未来她放弃了起诉。这样善良的雪莉,为什么韩国人不愿意放过她?为什么他们就像是对待自己仇人一样对雪莉说这么多不堪入目的话?

  

  微博上放出雪莉、我们中国末代皇后婉容和末代名妓李兰香的对比图,我不禁得惊出一身冷汗,雪莉和她们宛如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红颜薄命这个词竟然是对的,这些女人都是在这世间浮浮沉沉,没有办法保护自己的草芥。

  

  如果有前世今生,我希望雪莉不要再成为这样一个无依无靠,红颜薄命的女孩。

 

  如果有来生,我希望雪莉下辈子一定要投到一个好人家,做一个真正快乐的水蜜桃女孩。

 

  如果真的有灵魂,我相信,雪莉已经到德鲁纳酒店去找满月了。这时候的她,一定已经走过三途川,微笑地忘记她这一世的苦难。

 

编辑 方觉晓

审核 陈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