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语连珠

网络暴力何时休

  文/邓朗

  一位朋友发信息说:“......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烦恼过。我的爱豆杨洋出演了一个大Ip《全职高手》,原是喜事。可是剧方一发布《预告》,杨洋不仅被群嘲,还被某些极端的原著粉@辱骂。更有甚者给杨洋P了个黑白遗照。虽然我知道我的爱豆演技的确一般,但是看他这样子遭人侮辱、叱骂,我实在很难过......”

  我同情这位朋友,但他的烦恼不是他一个人有的。我常想,网络暴力这种东西,比现实中拳脚相加、血肉相搏的现实暴力更富有侵略性。网络暴民们把虚拟账号当做庇护他们的虫壳,在网络的世界里,竭尽毁坏之能,用污蔑与恶毒肆意攻击。它是永远存在那里的,永远抹不掉的。即使你删除了种种记录,但只要打开搜索引擎,这种无形的暴力仍会对你造成二次伤害。

图片来源于网络

  网络暴力有许许多多种。文斗是最常见的一种,威力不容小觑。此功当以键盘侠教的修炼最为闻名。只要有网络,何处无不是战场?贴吧、论坛、微博是他们肆无忌惮的乐园。他们像疯子一般,把侮辱、煽动当做毒液,涂在文字上,朝着人群扔去。无论是被针对的,还是未纳入针对目标的,只要你沾染上毒,他们便“心满意足”、“手舞足蹈”。这种毒对每个人的作用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呢,被伤得很深,或气急败坏,或悲愤难忍,或欲寻轻生。有的人呢,则是被煽动起来了,加入了键盘侠们的阵营。老人新人一起,站在可笑的“道德高地”,握着自以为是的正义,开始了新一轮的战斗。

  以前我旁观过许许多多的“网络暴力”。出一种天然的正义感,我觉得键盘侠很是可恨,满腔的愤怒在烧。然而,大抵是因为事不关己,时间一走,也就没有了感觉。更何况网络暴力愈来愈多,只要上网,随处可见,再多的愤慨与不平,渐渐被耗尽了,仿佛被毒害麻木了。在微博上再遇键盘侠,竟觉得是一件很平常稀松的事情。有时发现某条微博下,无键盘侠来过的痕迹,倒是觉得异常,疑心是博主控评。

图片来源于网络

  直到前阵子,我粉上《创造101》的一个名叫杨超越的女孩。她的实力一般,排名很高,颇有争议。某天,一段关于杨超越回应关于第二名的质疑的视频,遭人恶意剪辑过后,被发到网上。于是微博上掀起“全网diss杨超越”的热潮。她被人误导“狂妄自大”,被人误解成是一个不努力仍心安理得的女孩。无数人“站出来”主持公道。大多都是不积口德的。当我翻看他们的评论的时候,既害怕又寒心。戾气真是重极了。是想要把人逼死的阵势。

  让她C位出殡?进行荡妇侮辱?谩骂她全家?对支持的粉丝恶意揣测,物以类聚?我实在是看不过了,回了键盘侠句话。果然,我的微博小号瞬间被攻陷了。等份的恶意和侮辱,我的微博,散发着一股莫名的恶臭。

  经历至此,才突然明白所谓的键盘侠和杠精有多么的可怕和恶心,也才晓得经历网络暴力的人是多么的痛。网络暴力像是一个洪闸,泻出的是人性中滚滚的恶。它又是一场没有鲜血又漫无止境的杀戮。它就在当下发生着,时时刻刻。

  未来这场杀戮能否终止,未可知。但是,在网上,至少做个人啊。

编辑 梁雯霞
审核 杨昕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