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坛琐事

总之岁月漫长,然而值得等待

文/徐嘉欣

 

       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角逐落下帷幕,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又陪跑了。从2006年首次被提名诺奖开始,村上春又一次与这一奖项擦肩而过。

 

       关于村上春树一直未能获奖的原因,人们众说纷纭。有人说,村上春树的作品格局太小,不够深刻,拘泥于过分细腻纠结的内心感情和虚无缥缈的细微之处,渲染情调却没能展现出更宏大深远的意义和思考深度,限制了他作品的价值。有人说,作为一名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叙事方式和角度都太过西化,本土性不足。在成员多是西方人的诺奖评审团眼里,多多少少显得有点“四不像“。这些评论都有其道理,但也恰恰展现了村上春树作品的魅力所在:他以伤感绵长的情调渲染着日式的清新唯美,以富有西方色彩的视角观照着纷乱的现世。他用文字和故事,对抗着这世界的残酷,容纳着世界的温柔。

 

图片来源于网络

 

       正如日本评论家岛森路子所说的:“是我又不是我,是现实而又非现实,是虚构而又非虚构,精神视野中有而现实世界中无却又与生活在当代的我们每个人息息相通——村上春树一直在写这样的东西,这样的现代神话。”

 

     毕竟,能年年提名世界文坛最具重量的诺贝尔文学奖,并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然而村上春树本人对获奖似乎兴味索然。我们虽不知道村上内心是否有那么一丝不甘和苦闷。但我们可以看到,他的文字依旧那样,关注着人性,关照着人类的内心。从《且听风吟》到《海边的卡夫卡》,从《1Q84》到《刺杀骑士团长》,他的文字如同涓流,不动声色给予千万读者无尽温柔和温存悲悯,让多少被生活催折出裂缝的灵魂,得以拥有一夜安眠。

 

      他曾写过的:“不爱说话的人,请努力生活,我在你背后无言声援。”

 

图片来源于网络

 

        他写日出和日落,写远山和市井,写融化的雪水,写属于自己的森林。

 

       他歌颂和平,反思历史,写诞生与希望,写孤独与衰老,写可望而不可及,写可遇而不可求,他叙写生命的每一寸沁骨温暖和朦胧悲哀。

 

      他说,在一堵坚硬的墙和一只撞向它的鸡蛋之间,我会永远站在蛋这一边。

 

      他说,追求得到之日即其终止之时,寻觅的过程即失去的过程。

 

      他说,总之岁月漫长,然而值得等待。

 

编辑 方觉晓

审核 陈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