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说小事

【连载】仙途(二)

  文/吕怡霏

 

  东君把手按在安生肩上,轻声说:“节哀。”

 

  “东哥,你说为什么人心可以贪婪至此,甚至为了达到目的可以牺牲他人的性命?”安生垂着头,看不清他的神情,“我甚至不知道他们想要什么,我爹娘就为了一个不知道的东西被人杀了!为什么……我一定要报仇,一定要报仇!”安生抬起头,看着东君:“哥,你会帮我的,是吗?”

 

  “是,”东君许诺道,“我会回剑宗帮你追查,你切勿私自行动,在附近先安顿好。”

 

  “……嗯”安生应。

 

  东君随即御剑,像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天际。安生却没有听从东君的话——杀父杀母之仇,难容片刻。整理好必要的东西,安生连夜下了山,他要潜入魔教,报不共戴天之仇!

 

  望月山庄地处中原腹地,与凡人的朝廷甚近;魔教则在西北,环境恶劣,民风强悍。两处距离极远,哪怕御剑也要几个时辰,安生一路骑着运载兽,昼夜不息,终于在两天之后赶到了,可是他却没想到,早在他私自出了中州之时,便被人盯上了。安生自以为悄无声息的行动,实则都被魔教左护法肖遥看在眼里,从安生进入他势力范围的那一刻,肖遥就在准备着瓮中捉鳖,夺取望月山庄世代传承的宝物望月弓。

 

 

  图片来源于网络

 

 

  安生在魔修地盘的一家客栈里安睡,两天两夜的赶路使一直娇生惯养的他疲惫不堪,以至于对即将到来的危险丝毫没有察觉。“可让我抓住你了,望月山庄的少庄主,安生。”安生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道陌生的声音,随即就晕了过去。

 

  “咳咳咳。”安生是被水呛醒的,他现在身处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黑漆漆的,空气中充满了血腥味,绝不是什么好地方。“你是谁?这里是哪里?你凭什么绑着我?放我下来!”安生惊慌极了,他知道自己被人带到了暗处,拼命挣扎。

 

  “我是谁?”那人大笑了一阵说,“好吧,反正你也出不去了,告诉你也无妨。我是魔教左护法肖遥,这里是我的地盘,教主也不知道的地方,你就不要白费力气了。”肖遥嘲弄地看着安生,猛地贴到了安生耳边说:“你的爹娘,就是我派人杀的哦~。”他看着目眦尽裂的安生,痛快地笑着:“不要急不要急,我会送你和你爹娘见面的。但是在那之前,我要先得到望月弓。你最好乖乖地告诉我,不要白吃苦头呀。”

 

  “就为了一把武器,你杀了我望月山庄上上下下几百号人,你这个畜牲,你不得好死!”安生嘶声咒骂。

 

  “嗯~骂的好,呵呵。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那不仅仅是把武器哦,望月弓可以帮我得到仙人传承,让我飞升指日可待。你说,它值不值这几百号人命呢?”肖遥随即吩咐手下,“好了,上刑,不要把他给我弄死了,务必问出望月弓的下落。”手下齐齐应道:“是!”

 

  夜半时分,一个窈窕的身影潜入了地牢。“少主,醒醒,少主!”来人焦急地呼唤着安生。受过一轮大刑的安生几乎奄奄一息,安生用尽自己的意志力扛了下来,恍惚之间,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于是费力抬起了头:“……是你,叶素衣?”

 

 

  图片来源于网络

 

 

  “是我。”叶素衣应道,“快,吃下这颗回气丹。”

 

  “你怎么…在这儿?你快逃…”安生费力道。

 

  “没事的,我…对这里很熟悉。对了,我师门还有师尊他老人家还好吗?”素衣问。

 

  “谢宗主和无量宗都好,他们都说你失踪了。”安生吃下回气丹,有点奇怪地说,“莫非你是被这魔头掳走的?”

 

  “…不,是我自己。”叶素衣黯然,“是我识人不清,轻信了他的甜言蜜语……先不要说我了,你怎么被抓到这里了?”

 

  “我望月上庄上上下下被这魔头所杀,我怎能不来报仇!”安生恨道,“素衣,我想逃出去,你也和我一起走吧。”

 

  叶素衣早已明白肖遥此人没有真心,自己不能一错再错,若是此次不和安生一起离开,恐怕就再也逃不出魔教了,于是下定决心说:“肖遥想必定是私自将你关押,我在魔教这些年,发现魔教教主与你娘亲关系匪浅,极有可能是你的舅舅!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虎毒尚且不食子,更何况韩教主并非嗜杀之人,你先等我的消息,暂且在那肖遥面前示弱保住性命。”

 

  “好,多谢素衣姐姐。”安生道,“姐姐快快回去吧,不要被那魔头发现了。”

 

  叶素衣应了,转身快速离开。

 

 

  另一边,东君回到宗门,将此事上报给了剑宗,剑宗长老们大惊,望月山庄是从上古传承至今的家族,哪怕如今没落了,但实力仍在,怎会悄无声息的被灭了满门?长老们议论纷纷,剑宗宗主燕问水开口:“君儿,你向来一言九鼎,为师相信你的话。剑宗绝不会坐视不管,你大可放心。”副宗主柳衍也应到:“是啊,君儿不必过于忧心,我定会协助掌门师兄将此事查个水落石清。”

 

  东君行礼谢过,说:“既然如此,我欲回程与安生先行探查。”经允后立即上路,但望月山庄此时早已人去楼空。东君心知安生必然私自行动,安危不定,于是又动身北上,赶往魔教。

  

 

  “还没有问出望月弓的下落?废物,一群废物!再审!”肖遥大怒。“护法大人,这安生身子骨太弱,若是再上刑,恐怕……”“……呵呵。”肖遥冷笑,“少主阁下嘴还挺硬啊,你如果再不说,我就把你制成傀儡!”

 

 

  图片来源于网络

 

 

  “咳咳,有本事你就做啊,傀儡可未必保有神智,我看你怎么找到望月弓!”安生此刻早已忘记了叶素衣“示弱”的叮嘱。

 

  “好,好好,你找……”肖遥大怒,高高举起鞭子想要亲自动手。就在此刻,一道如雪如月的剑芒袭来,肖遥的话戛然而止。

 

  “东哥!”

 

编辑 程盈

审核 程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