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说小事

绿萝

  文/吴玉婷

  

  松山寂静,风过叶动,飒飒声传遍山涧。

 

  一白兔从草丛中蹦跳而来,停在了垂满绿萝的山洞前,轻嗅着绿萝的香气。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一女子从山中走来,她身着绿衣,披着薜荔,头戴女萝,身后跟着温驯的虎。兔子见到了她,一蹦一跳地到她的跟前,亲昵地蹭着她的脚踝。她蹲下来,面带温柔的笑,抬起纤纤素手,轻柔地抚摸的它毛茸茸的小脑袋。

 

  她是绿萝,由山中灵气所化,是山中神,亦是山中精怪。她从山中醒来,在山中生活,以露水为食,不知情爱。

 

  “山神,小生唐突,在此叨扰,望山神见谅。”青萝听见一个干净的嗓音从远处传来。这是她第一次听到陌生人的声音。她心生好奇,迫不及待地想知道有这样嗓音的人是什么样子。她招来赤豹,驾乘着它而去。

 

  她躲在远处,看着来人的模样,是一个白净的书生,身着白衣,背着书箧,恭敬地拱手于山前。

 

  她忍俊不禁,为这书生小心翼翼的样子。而覆满路旁的参天老树似乎感觉到了她心中的想法,纷纷收回了它们的百曲虬根,辟出一条曲折小径。

 

  书生见到这景象,有些惊诧,但他很快回过神来。将身子弯得愈发低,礼愈恭敬。他常听家里的嬷嬷说,山中有神,走山路时须恭敬谨慎。这一次也是阿嬷嘱咐他在过山时当行礼,让山神感到敬意,那她就会保你平安过完山路。他言:“小生在此谢过山神。”

 

  见此,绿萝不禁莞尔,眉眼压得弯弯。

 

  书生踏上曲折山路,他小心翼翼地向前摸索着山路,她在他身后不远悄悄地跟着。

 

  山路多碎石,忽然,书生未注意脚底的石子,脚下一滑,整个人快速地往山下滚去。

 

  绿萝一惊,驱使着赤豹向山下跑去。只见书生倒在一棵树下,书箧的书散落一地,白衣也变得灰扑扑。他的头上已渗出了鲜血。

 

  绿萝赤着脚走到他身前,轻轻地将他扶起,放到赤豹的背上。

 

  他们走到山洞中,绿萝将书生从赤豹的背上扶下,放在铺好的软草上。

 

  绿萝走出山洞,为书生找寻治伤的药草。绿萝是山神,她清楚地知道药草生长在山中何处。不久后,她采来药草,摘来果子回到山洞。她将药草捣碎,敷在了书生的伤口上。

 

  书生昏迷了两天。第三天,他缓缓醒来,环顾四周,看到了不远处的绿萝。书生慢慢地撑起身子。

  

  “姑娘”他喊道,“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小生感激不尽。”

 

  绿萝含情脉脉地望向他,微微一笑。

 

图片来源于网络

 

  书生在休息几天后,在带有露水的清晨,与书生即将离别时,绿萝采来芝草与杜若相送,说道:“愿公子早日得偿所愿。”

   

  书生拱手,道:“待期年后,小生今榜提名时,必来拜谢姑娘。”说完,书生背上书箧,告别绿萝,又踏上了赶考的路途。

 

  书生走后,绿萝每日都驾乘赤豹或乘辛夷车到与书生初见的地方等着,望着。

   

  数年过去了,绿萝日复一日地等待,但书生始终没有前来。

   

  一天,林中传来一声哀鸣。山林里来数多官府的人,他们伐掉了参天老树,放火烧林,无数的生灵被残害。

   

  绿萝从山林中骑着赤豹走至人前,她不明白,为何他们要这样做?在人群里,她看见了她等了许多年,也念了许多年的书生,尽管他已经老去,变得沧桑,变得世故。

 

  只见为首的人问书生:“这就是你说的神女?”

 

  当年的书生恭敬谄媚地说道:“是的,大人。事成之后,还望您能够在皇上面前美颜几句。”

 

  那人不耐烦地摆摆手,道:“行了,行了。不会忘了你的。”

 

  绿萝听了之后满眼震惊,她才知道原来一个人是真的会变的,他早就不是当年她认识的书生了。

 

  山林已被毁伐殆尽,绿萝有些后悔,早知今日,她不应当救他的。

    

  想到此,山林中忽然从地下冒出数百树根,一层层缠绕,将来路堵死,任凭他们使尽法子,也进不来。

 

  而绿萝慢慢地化作绿莹消散在空中。临前,只听到她一声叹息,她终是不忍,不忍杀了他。

 

  后来,书生他们无功而返,因此他被迁怒,不仅升不了官,反而还被贬谪,郁郁终生。

 

  数百年后,山林又恢复了一片详和。

 

  她从梦中醒来,大梦一场,忘却前尘。

 

 

                                                 ——改编自屈原《九歌·山鬼》

 

编辑 孙瑞扬

 

审核 孙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