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说小事

静井·祭井·废井

文/陈旋

  公园的小径深处,通往一口幽深、爬满青苔的古井。井壁因年月长久而变得锈迹斑斑,但上面镌刻的文字见证着它昔日的辉煌。如果有幸得到太阳的青睐,铜制的文字还会发出熠熠的光辉。只可惜它就呆在那儿,钻进土地深处,存在与不存在就在人们的一念之间。惊奇的是,只要趴在井沿,稍稍弯一下身子,就能看到它底部仍有一汪清水,发黄的落叶浸在其中,宛如林中琥珀。

 

  沧海桑田,过眼云烟,古井已告别最初的澄澈,生命之源的模样。它静静地沉默在不为人知的世界里,由身体内部隐隐散发出腐臭气味,让人如何产生一些美好的联想?

 

图片来源于网络

 

  “咚咚锵——,咚咚锵——”安镇的中年壮丁分列两行,敲打擦得明亮晃眼的数对铜锣,个个神色匆匆地大步行走。星月高挂长空,眼下唯有凌晨早起的老人,摇着蒲扇,看见了这一幕。几十年的人生阅历,为老人增添的不只是额上细密的纹路,还有处变不惊的态度。他冷冷地扫了一眼,就继续着蒲扇的摇动,轻叹一声“哎呀,看来该来的总会来的。”摇摇扇又摇摇头。

 

  他以为安镇里他老头子是第一个知道壮丁敲锣的事,也就意味着只有他一个人最先意识到大事就要发生了,毕竟周围只有他头上一盏电灯发出微弱的光。

 

  “爷爷,李叔叔和赵叔叔他们去干什么呀?敲锣?是谁家有喜事吗?“稚嫩的童声在暗处响起。老人受惊地站起来,定睛一看,原来是他的小孙子。”乖乖,你怎么醒了?谁家也没有喜事!那几个小伙子是去……哎…… 你还小,不懂。”老人摸着孩子的头,陷入沉思,不觉东方已露出了鱼肚白。

 

  “大家吃过午饭后,都到村里那口古井前边儿集合,俺们要举行一个盛大的典礼。”挂在电线杆上的高音喇叭将村长的浓厚乡音传到了瑟瑟凉风里。

 

  好久没那么热闹过了,村民们你看着我,我瞅瞅你,不知道村长在卖什么关子。主角自然是那口遗忘已久的古井。好事者们在古井边围成一圈儿,收起互相调侃的玩心,议论着古井的前世今生。

 

  这是一口传说开凿于百年前的老井,那时,无论旱灾还是涝灾,井底总有源源不断的清水流淌,也流入村民们的心底。时间一长,有人竟敬称井为“静井神”,又在井壁刻上铜镀的字“静井”,村民对它礼拜有三。井边常有高烟萦绕。

 

图片来源于网络

 

  然而,就像老人说的“该来的,总会来的”,这座世外桃源般的小镇经受不住现代科技毫不留情的冲击,自来水取代井水,家家陶醉在使用方便自来水的喜悦中,“静井神”再无人提起……

 

  “大家都往后站,离这井远点。你们俩,放炸药,准备点火!”两个赤膊壮小伙、村长三人几乎在同时执行了一个神秘任务——祭井。“扑通——”话没落地,炸药已至井底。

 

  “爷爷,爷爷,村长为什么让李叔叔、赵叔叔炸古井啊?”孩子惊奇的声音在耳边炸起。

 

  “别说话,你一个小孩儿,懂什么?”老人慌忙间一手捂住孩子的嘴,一手把孩子搂到怀里,嘴唇却在不停地颤抖。

 

  彼时,沉闷的铜锣再次敲响,爆炸导致的灰烟在风里久久不散,似乎藏着静井的魂魄……村长正在激动地高声发表祭井感言,“俺们今天祭井,是为了去……去糟粕,大家积极响应新技术啊,自来水为俺们造福!”没人发觉,角落里的老人偷偷地用袖口擦着泪,他牵着小孙子的手,颤颤巍巍地想离开空地。

 

图片来源于网络

 

  小孙子不愿走,用手指指半空中张牙舞爪的青烟,发问,“爷爷,静井神不会发怒吗?它的名字都被灰烟蒙住了。烟好大!”

 

 “孩子,你说对了。村长不明事理,抛弃旧的,新的就会如人所愿吗?旧的也没有可取之处吗?人的欲望若是无穷无尽,结局和这废井有什么区别?”

 

  小孙子懵懵地点点头,发现老人一直在盯着那团青烟,仿佛看透一切的目光犀利又冷冰冰.

 

  ……

 

  三年来,小镇像是莫名地被诅咒了,旱涝灾害接连不断,街头焚香拜佛的村民凭仅存的意念挪着消瘦的腿,苦苦挣扎。村长在一次救灾中不幸被洪水卷走……这也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又过了数月,上级领导接到报道,得知小镇灾害不断的事,组织专家实地考察,最后公布了一个震惊的消息“小镇位于独特地形区,根本不适宜大范围使用自来水。现已造成不可逆伤害,最佳解决方案是——移民。”

 

  ……  

 

  小镇变成了“无人村”,树木疯长,窜上屋檐,淹没屋顶。生灵过着物竞天择的生活,估计就是人类未来到世间的样子,原始而充满野趣。

 

    一个偶然的机会,“无人村”被政府看中,改造成国家湿地公园。古井由于施工单位按要求尽量保持当地原貌,没有被强拆。

 

图片来源于网络

 

  古井如同藏匿在林中的原始居民,长期保持着废弃的模样。

 

  偶有游客经过此地,相视一笑,嘴里嘀咕“这什么呀,国家公园里还有这种东西?”凑近闻到腥臭味后,又一边咒骂着,一边捂着鼻子躲远了。

 

  谁能想到古井底部仍有一汪清水?

 

编辑 陈阳

审核 陈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