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说小事

【连载】蚁(二)

  文/郑桂志

 

  城市中央,一栋高耸入云的高楼中显得极为惹眼与壮观。

 

  是的,壮观。这是每个看到这栋建筑杰作的人的最为直观的感觉。作为科技之都的地标性建筑——洛水集团的全球总部所在地,洛水这个科技巨头应用了堪称天文数字的财力,人力与技术,打造出这个庞然大物,它的高度甚至达到了史无前例的1586米。

 

  有人戏言,在这座建筑的顶部你只要伸手就能碰到星星,后来,这栋高楼便依据古诗“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被命名为摘星阁。

 

  摘星阁是科技之都的中心,无数的道路与设施从这里出发,像蛛网一样散射到城市的各个角落,而洛水集团的影响力就可辐射到城市的每条街道,每片屋檐。

 

  当然,在这栋庞然大物般的建筑中,接纳着数量恐怖的员工。可以说,这个城市的每一户家庭都有人与洛水集团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工作联系。洛水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与这座城市共生在一起了。

 

  而老杨,也是洛水员工中的一员,当然是最底层的一种——清洁工。

 

  早晨06:00老杨家中

 

  老杨穿好工作服,带上身份卡,慢慢地躬下身子和屋子里的男孩吻别。

  

  他深深地看着这个仿佛在沉睡中的男孩,紧皱的眉头缓缓舒展,连带着眼角的皱纹也平缓下来。这个男人即将为了面前的男孩去做一些“小事情”。

 

  老杨最后看了一眼男孩,柔声道:“好好睡,等你老爸回来。”随后,他站起身,把一个小小的白色盒子放进已经褪色的旧工作包里,毅然决然地出发了。

 

  老杨每天的工作,就是进去底层的清理间,然后操作机械把整栋楼的垃圾给筛选,分类,回收,打包。事实上,这些工作本可以全部自动化,但是洛水却不,他们将大量的机械岗位给空缺出来,交给人工来处理,并美其名曰“回馈社会,联系大众”。

  

  其实谁都知道,这本来就是洛水集团的诡计,把工作交给人工来做,这样就把大众绑定在工作岗位上。一来可以把大众与洛水绑定在一起,增加洛水在城市的地位;二来人们的生计靠洛水掌控,洛水便更能安全度过某些社会危机。

 

  但知道又能怎么样,事实就是事实,人们已经离不开洛水了。

 

  老杨终于来到摘星阁前,却没有立刻进去,而是在远处站住。他抬起头望向那耸如云端的大楼高处,紧张感弥漫全身,双手止不住地微微颤抖着,他连忙把手揣进裤兜。

 

图片来源于网络

 

  他突然想起来,自己从来没有认认真真的端详过这个占去自己大部分生命的地方。

 

  老杨无端端地感到一种悲哀,为自己那碌碌无为的生命的悲哀,一种巨大付出却一无所得,渺小的,无存在的生命的悲哀。

 

  但是,会不一样的。老杨想起了躺在屋内的男孩,现在他应该在某辆前往医院的车里吧?这值吗?老杨低下头问自己。

 

  为了他,什么都值!老杨在心里轻轻地说,握紧了拳头。然后,他微微挺直了原本驼着的背,大步迈进楼内。

 

  在路边的某个车窗内,一双眼睛盯着老杨过了安检走进楼内,一个黑影转过身来,对着通讯装置道:“通知各单位,行动开始。”

 

  上午08:30,摘星阁虚拟运行部

 

  一切都是普通且忙碌的样子。

 

  在巨大的穹顶建筑下,投影拟控系统将虚拟世界各个单元的信息投影在屏幕上。

  

  上班族在忙碌着,无数双手在键盘上飞舞,来接受,修改和发出一道道指令。远端计算机将来自虚拟世界的信息流与现实的这里联结起来,形成令人叹为观止的虚拟奇迹。这里就像精密而有序的机械钟表,每个人一丝不苟地发挥着他们的齿轮作用,保障着洛水虚拟世界的运转。

 

图片来源于网络

 

  突然,尖锐的红色警笛响起,大厅内的员工茫然又惊讶的看着屏幕上刺眼的红色警报标志。他们发现,按照公司的演练等级,这是史无前例的最高警报等级。难道敌国军队从天而降了?很快,有人发现攻击并不是来自现实世界,而是虚拟世界。

 

  员工们目瞪口呆地看着系统不断发出病毒攻击警报,仿佛一瞬间来自不同区域的网络攻击全部如洪水般排山倒海地袭来,防火墙在慢慢崩溃,这就是一场针对洛水,甚至是虚拟世界的大规模网络攻击!

 

  战争一触即发,洛水内各个部门疯狂运作,网络安全部,运行部,智囊团的人陷入一场水深火热的拉锯战。修复,破坏,防御,攻击。虚拟世界正在上演着恢宏大气的没有硝烟的战争。

 

  尽管洛水实力雄厚,然而却一时无法抵挡住这场预谋已久的攻击,不断有程序和系统崩溃,虚拟世界在慢慢瓦解,洛水一时只能龟缩防御,守住核心。

 

  洛水的战争开始波及到现实世界,当洛水受到网络攻击的三分钟后,沉浸在虚拟世界中的市民,突然就有人被迫从系统强制退出,他的个人记录,包括在虚拟世界中的身份登记,基本角色,使用记录等同时被彻底删除。

 

  街道上,高楼内,学校里,商店中,不断有人发现自己断开了与虚拟世界的联系。有的人迷惑,有的人暴怒,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甚至以为只是一次少有的故障。当然,很快人们就会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而目前唯一使局势没有失控的,就是人们还不知道局势究竟有多遭。

 

(未完待续)

 

编辑 孙瑞扬

 

审核 孙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