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乱情怀

城南花开

  文/周佳妮

  ——自 “城南花已开”有感  愿人似花开,年复一年。

 

  “ 你说,城南那边有片花地,你很喜欢,想每年都去看看。”

 

  说是花地其实不太合适,没有大片争奇斗艳的名贵花种,只是一些不知名的野花,我一个也叫不上来。大大小小,红橙黄紫,一到春天,星星点点地布满了整个坡。它们混进翠草队伍中,狡黠地眨着眼,偷偷钻进春天巨大的温暖怀抱里,春天也不恼,用手拢带来一阵清风,微笑着一把将他们全部纳入自己的怀抱,看着他们捉迷藏,嬉戏打闹,好不热闹。

    

 图片来源于网络

 

  天气很好,景色也美好,我却渐渐湿了眼眶,如果你在……你喜欢生机勃勃的气息,说觉得连着自己的生命也变得鲜活起来,我忘不了你看花时灿烂的笑,但也无法忽视身旁的空缺,今年的花开得很美,从来不迟到的你竟失了约……

 

  我又一次踏上了去城南的路,奢望寻着关于你的一些气息,却只剩一些零碎的回忆。

 

  通往城南的路只有一条,是条古道。在岁月的流连忘返中,绿色的青苔几乎霸占了整个石板路,将地板整个染了色,把曾经的闹市变成羊肠小道。虽然偶尔才能看到打扫的工人,但或许因为人烟稀少,总是干干净净的。

    

  我曾对你说,城南没什么好看的。是我心亏。路途太远,从医院到那开车最快也要一个小时,可你喜欢,没办法,我只能带你去。是我心愧。我总不能让你眼里偶尔才能闪耀出来的光芒因为我一时的自私而熄灭。

 

  我总希望你不要去,又希望你可以一直去,多么矛盾。

 

  我看着你日渐消瘦,眼窝渐渐陷下去,偷偷抹眼泪,你却打趣说这样五官就更立体了。

    

  你要我买了顶帽子,说要赶潮流,很酷,我知道,你是不想让我看到你头上的伤。

 

  你开玩笑说,让我选清华还是北大,我说我随便——随便什么大学都好,只要你能够有个健健康康的身体去上课,去玩,去用青春放肆,真的,随便什么都好……

 

  手术室的灯终于变绿了,你今天又在死神的镰刀下走了一回,你成功出来的时候我再次崩溃大哭,我不知道应该庆幸还是悲伤,一次又一次,可我觉得不会习惯的。

 

  你又要化疗了,你有一度总说痛,慢慢地,后来看着我却只微笑,整齐的大白牙露在外面,眼睛眯成了两道弯月牙。

 

  你脱下病服,换上新衣,对着镜子照了很久,自嘲说这才是年轻人应有的样子,我忍住,眼泪却转了好几圈。

    

  今天是好日子,你的生日,我答应带你去城南看看,你兴奋地对着路边拍了好多照,不管是个路牌还是个一棵大树,都在你的相机里留下了身影。我也给你拍了好多照,每一张都不舍得删,突然想到,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你是我眼中最珍贵的风景……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你终是对我撒了谎,你明明答应会从手术室里好好出来的。

 

  你骗了我。

 

  我没舍得删照片,却再也不敢打开看。你走的时候是2月,刚闻到春的气息,很突然,春就把你带走了,一声招呼也不打,害得我埋怨了很久,可我还是在春来的时候在城南呆了很久很久,今天我也还在,我在等,等哪天春经过时捎来一封你的信,或者能在春风里捕捉一丝你的气息,你别怪我多事,是你自己说的。

 

------------------------------------------------------------------------------

 

  不知你是否听过一首歌,不知你是否为一个屏幕那头的人牵动心弦,不知你是否在一场夜里为一个陌生人嚎啕大哭,不知,你是否认识一个叫城南的男孩。

 

  世人悲欢喜乐不能全尽相同,若不能使人天天欢喜,那祝愿你,一生平安。

 

编辑 程盈

审核 孙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