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乱情怀

月是故乡明

  文/朱盈盈

 

  月亮,这是我们都不陌生的字眼。古往今来,它被人们称誉,多少次出现在我们熟悉的课本里,成为诗人、作家抒发情感的生动载体。

 

  小时候,我对月亮的认识也正如诗中所言,“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它时缺、时圆,缺时如弯钩,又如手中令人垂涎的一块哈密瓜;圆时,它又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圆圆的、“毫无瑕疵”的白玉盘,总让爱好美食的我幻想着里面该装满好吃的才对,怎么能空着呢?

 

  也不知这样的疑问在我那小小的脑袋里停留了多久,后来便不了了之了。只深刻地记得,小时候某些月圆时的场景。

 

图片来源于网络

 

  记得中秋时节,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共享妈妈在厨后忙活许久终于出锅的香甜可口的饭菜,以及细细地品味着从集市上采购而来的手工鲜制月饼和新鲜水果。茶余饭后,是爸妈秋后丰收的笑颜、关于家中家长里短的筹划;是哥哥姐姐们关于娱乐话题的讨论、互相打闹的欢声笑语;而我呢,则时不时参与进哥哥姐姐们的游戏里,时不时思绪又飞到了自己所喜爱的动画片场景里,想象着自己就是那里面的主人公。

 

  此时,一轮明月高高地悬挂在深蓝的夜空中,伴着群星,将月光透过树的缝隙,洒在我们身边,同时留下斑驳的树影,仿佛它也在凑着热闹,好奇地张望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呢!

 

  还记得,在某个酷暑难耐的夏夜里,与家人拿出家中闲置的席子,铺展在庭院的地板上,或蹲坐着、或平躺着,仰望着天空中的明月,它面带笑容,明亮动人。偶尔,在它的另一边,是忽闪忽闪、缓缓划过的“小飞机”。耳边,伴着月光的虫鸣,更显悦耳......

 

图片来源于网络

 

  人生如水,岁月如茶。时光啊,它就这么一点、一滴地如水般流走,从未停下脚步,路上的行人对以往的时光只能如茶般品味。多年过去,小时候的观月场景再难寻回。一家人搬到了市区,父母忙于工作,而哥哥姐姐们也都有了自己的学业、工作以及新的家庭的事情,在家的时间如沙漏上的沙子,越来越少。

 

  我也离开了故乡,到了外地求学。如今的月,它依旧打着明亮的光,但它的笑容让我越来越难以捉摸。

 

  最近的夜里,我再一次遇见了那一轮明月,它很平静,让我不禁定住,回想起过去故乡中的月、故乡中的观月场景,是如此熟悉,又如此陌生。我沉浸在月光的沐浴中,终于,在悠长的校道上迈开脚步......

 

编辑 程盈

审核 孙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