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想

逐渐走远的四季

  文/吴春钰

 

  偶然翻开日历,才发现今天是寒露,在心里默默数了数,不觉一惊,寒露竟是秋季的第五个节气了!我不禁感慨,花落草黄,云淡水枯,大雁南飞,大自然的季节轮换在悄无声息地进行着,而我,囿于这小小的房间中,错过了多少啊。我又不禁一声哀叹,细细想来,这些年,我错过的又何止是这些呢?

 

  图片来源于作者

 

  我来窗前,盯着窗外的桂树,又一次回忆起,那个梦一般的从前。春天,稻田里残留着稻梗,野花嚣张地铺满一片片田地,黄色的,叶子上带着一层白绒,粉紫色的,茎叶鲜嫩,许许多多的燕子站在电线上,忽而来,忽而去,像一阵黑色小旋风;夏天,白天草丛里的知了聒噪不休,晚上立体环绕的蛙声不绝于耳,萤火虫伏在我的窗户上,磨砂的玻璃晕开奇妙的光晕;秋天,早晨雾重,黄绿色的稻芒上铺着一张张蜘蛛网,蜘蛛网上附着的露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冬天,河水枯竭,露出青色的石头,漫山遍野的芒花在烈风中摇曳。

 

图片来源于作者

 

  我的嘴角不知不觉地微微上扬眼角却似乎有什么将落未落。这些记忆像一帧帧电影镜头,美丽而自然真实。我十分清楚,我与这些记忆中的事物渐渐走远了,也与四季逐渐走远了。初中和高中我都寄宿。初中,一周回一次家,每次回家都发现稻子又高了一截。高中,一个月回一次家,离家时刚撒下的芽菜回家时已经出落得水水灵灵。然而到了大学,时间更自由了,我又总是窝在那一个小小宿舍里。

 

图片来源于作者

 

  我突然意识到,人永远都在往钢筋水泥里走,农村人走进城里,城里人躲在房里,像一场浩浩荡荡,无人指引又无端自觉的朝圣。而四季,在这过程中渐渐模糊,走远……许多次,我坐在凉爽的空调房里,盘算着买秋装,却在出门时发现仍是炎夏时节。又是许多次,我坐在房间里无所事事地翻阅手机,却不知不觉错过了门外的大半个秋天。

 

图片来源作者

 

  我曾多次产生失去时间节令的惶恐,仿佛一个没有根的无助的孩子。那些曾经在四季里的美好回忆,那些别人从电影里都看不到的美丽画面,成了我一生的珍藏。我害怕被模糊了的四季,讨厌空调房里每天都一样的温度。房子把人困住,人就看不见花开树荣;空调把室温控制,人就感受不到春暖秋凉。

 

  我对自己说,走出门去看看吧,外面的世界,四季更替,五彩斑斓。

 

编辑 黄于芳

审核 吴小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