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想

崇高的礼赞 ——致敬8位共和国勋章获得者

  文/靖宜

 

  201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70周年华诞。

  而就在前一天——2019年9月29日上午10时,七枚代表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荣誉的“共和国勋章”被佩戴在了七位为新中国建设和发展做出杰出贡献的模范胸前(于敏先生仙逝于2019年1月16日)。他们是这个时代闪烁在千万万中国人心中最明亮的星星,也是展望华夏大地和炎黄子孙未来的最深邃的眼睛……

  在我怀着赞美介绍这八位举世无双的功勋前,请允许我先介绍“共和国勋章”的来历。

  你可能听说过维多利亚勋章,听说过缎带,听说过那些世界上知名的荣誉,但是你却可能对中国的荣誉制度知之甚少——这并不是因为你不关心中国时政,而是因为中国荣誉制度的建立和完善确实起步有些晚。建国初年,因为担心助长社会上个人主义与私利主义风气,与当时社会主义“大公无私”的时代精神相背弃,所以我们是世界为数不多的没有建立起完善功勋荣誉制度的大国。不过随着思想和文化的进步,模范带头作用的力量也逐步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建设中发挥重要作用,荣誉制度的完善也被提到日程中来。经过几代领导人的发展完善,终于《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法》草案于2015年8月24日经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审议,在2016年1月1日正式通过审议——新中国迎来了她对于她的子女最高的礼赞,“共和国勋章”。

 

于敏

  你可能也知道,我国的绝密单位只已数字命名,比如中物院九院。你也可能知道,于敏原来工作过的理论部有一个传统——都不称呼官衔,所以当时大家都叫于敏“于老”。这一叫是不要紧,随着新来的和老去的面孔叫的一声声“于老”,这个名字简简单单地绝密了28年。他是这个是时代中国的面壁者之一,最沉默的执剑人。他带的唯一的博士叫蓝可,蓝可她并不是什么开挂的出身,她被选中的原因在同事们对她的评价里可见一斑——“很拼,像于敏。”他走了,程开甲也走了,两弹一星,仅剩下两人。中物院,他的家,中国唯一的核武器研制生产基地,“这里影响者所有的人”。

  你,能在东风的核弹头上看见他的影子。

 

图片来源于网络

 

申纪兰

  旧观念的影响是多么巨大。对于从小生活在较为开放的城市里的我们可能体会不深,但对于申纪兰来说,她很明白,明白得透彻,明白得让她必须去反抗。她为农民代言,为妇女代言,作为共产党人,毫无怨言。她就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但是从她带领着西沟妇女争取到同工同酬的那一天起,《宪法》便记住了这个不服输的人。山区的发展,新型的农村经营体制,老同志的福利待遇,她作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实践者在这些领域做出了绝无仅有的贡献。

  你,能在上党大地的秋风里看见她的笑容,在中国劳动妇女的歌声里听到她的声音。

 

图片来源网络

 

孙家栋

  你是否也问过自己,或者问过他人,“什么才算栋梁之才?”我也说不太清,但是孙家栋肯定是一位。栋梁者,承载者也,孙家栋承载着的便是新中国航天的蓝图。他自称“仅仅是航天人中很平常的一个”,可他却也被称为“大总师”。他会在80多岁时一头钻到有故障的卫星地下去探查,然后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大声嚷“卫星没事儿,能用!”一辈子只耗在航天上,他的历史悄然和中国卫星的历史相融在了一起。中国第一颗遥感卫星记得它曾经发射失败掉到了沙漠里,是孙爸爸带着它的亲人们在大沙漠里挖了一尺多深把它救了出来;中国的嫦娥一号记得自己终于与月球一起完美地跳起圆舞曲时,欢腾的航天指挥室内,孙爸爸走到僻静角落里一个人背过身偷偷用手绢擦泪……

  你,能在漫天星斗里看见他曾经的誓言。

 

图片来源网络

 

李延年

  战争可能容忍了“延年”这个名字,李延年活到了现在,而且现在这个名字已经成为了一个传奇。李延年他对于伤痛的态度总是能令人惊奇,比如,就在他的第一个战场,榆树县,他同国民党伪保安团的作战中便负了伤,可这伤口直到战后才被发现。这场战斗他作战勇猛被连队记小功一次,谁也没想到这便是传奇的开始。辽沈战役中黑山和大虎山的坚守,抗美援朝364高地的坚守……哪一次都是敌强我弱,哪一次都是九死一生,可每一次李延年都顽强地守住了。战后的他也不是“延年”养老的主,他忘不掉那份荡气回肠,忘不了沙场豪情,忘不了兄弟们的血,忘不了河山的痛。他读书看报,忙里忙外,宣讲历史,传承精神。

  他,一个活着的军史,你能在历史的硝烟中嗅到他的气息。

 

图片来源网络

 

张富清

  “桃李无言,下自成蹊”,太史公这样写一个人的德行,而这句话同样可以用来形容张富清。英雄是什么?挽救普天之大难,救生灵于涂炭,虽千万人吾往矣之人。张富清作为中华人民西北野战军一员,他做到了。壶梯山突击战里的突击队长,东马村外十四团的大头兵,林皋截击战的六连班长,永丰战役的碉堡粉碎者。一等功?特等功?都不重要了,这位英雄藏住了这段过往,他有选择,他选择在战场之外的地方再次为人民服务。他转业了,而且去的是最偏远的鄂西山区。在那个名为来凤县的县城啊,他一干就是一辈子。我不知道他在因为战争的伤痛而失眠的夜晚,用他那比得上侦查兵的双眼盯着外面不同于自己家乡的县城,会不会记起自己扛枪时的叱咤风云,记起彭德怀视察突击组时彭总拉着他的手夸他立功时的情形……可能对于他来说,一切都没有燃尽自己服务人民来的重要。他的名字里带着“富”字,可是他志不在此;他的名字里带着“清”字,他的一生都在激浊扬清。

  他,一个古典的神话,你能在掩藏的风尘里辨识他的风采。

 

 

图片来源网络

 

袁隆平

  你真的能辨别一个科学家和农民么?有时候你真的不能,比如,当你遇见袁隆平老爷子的时候——他太像一个农民了,不管是手上的茧,还是身披的衣装。袁隆平,一个农民的儿子,是个拥有农民所有良好品质的耕作者,是个对待作物绝对踏实的一位科学家。提起袁隆平,你就不得不提起杂交稻。可是你知道最早的籼型杂交水稻到底是怎么来的么?我们不提什么三系法和高大上的专业术语,我只是想告诉你:是从一亩,两亩,十亩,百亩,千亩,万亩的水田里一颗一颗找出来的。水稻的杂交,曾经因为它的生理机制一度被认为不可能,而且是学术界公认的不可能。水稻是穗状花絮,要你说你也会说不可能——可袁隆平没有,他顶着傻子的称号和学生们一起寻找着不可能中的可能——因为他来自农村,知道一种现象,那就是:败育。而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袁老用不是什么太高深的杂交技术(所以袁老得不到诺贝尔奖),拯救了天下上亿百姓。一份坚持,一份责任,一份热爱,一份对于土地最深沉的情感这些让袁老发现了杂交稻,也让杂交稻发现了他。盐碱稻,抗旱稻等等不断出世,背后更是袁老和他的团队从不间断的工作。甚至为了一年能多来几茬水稻,有时一年中半年以上的时间袁老都在海南,远离家乡。袁老,一个刚领完勋章就要下田的科学家,一个永不言弃的老人。

  你,能在米饭的香甜中尝出他的汗水,在稻浪的翻涌中看到他的身姿。

 

图片来源网络

 

黄旭华

  潜艇的作战任务之一便是潜伏。黄旭华,作为核潜艇的设计者,自从他34岁那年秘密进京后,便开始了一场关乎中国国家安全的大潜伏。春风桃李,核能裂变,岁月悄悄流过了30多年。功劳沉在海底,有苦不可诉说。“有谁能测透深渊的最深处呢?”现在除了“尼莫和我”之外,还有一个尘封了30年的名字:黄旭华。

  你,能在海平面下的深渊里看到他的岁月。

 

图片来源网络

 

屠呦呦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可能在屠呦呦作为她名字的刹那,她就注定和草结下不解之缘。青蒿一握,水二升,青蒿素走出东晋葛洪的《肘后备急方》,成就了屠呦呦,造福了世界。其实这个过程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首先你要在浩如烟海的典籍中找到可能有药效的药方,接着分离提纯出可能有用的所有化学物质并一一辨明效用——就算有效了,你还要对该物质进行改动,令其能够长时间保存,兼顾效果的同时不易产生抗药性……不论如何,不管怎样,屠呦呦做到了,不论是慢性毒害的侵扰还是长时间工作的负荷侵压,她扛过去了,所以她成为了她理想中的她,一个确确实实做出了大贡献的她。不就是一种药么,就算大贡献?你可能会这么想,但是这是不对的。那是因为你不知道青蒿素是什么。青蒿素是在第一代抗疟疾氯喹效果不明显,第二代已奎宁为代表的抗疟药已产生抗药性的情况下的第三代抗疟药。20世纪全世界有3亿多人感染疟疾,靠新一代青蒿素活下来的人至少要以百万计......屠呦呦所做的就是和替所有疟疾感染者死神打了一场生死战,而且大胜。

  你,能在青蒿生命的赞颂曲里看到她写下的乐章。

 

      

图片来源网络

 

  这篇文章的目的并不在于罗列他们的伟大功绩,仅仅是站在个人角度,品味一下他们不平凡的人生,作为一份祖国生辰的贺礼,作为一份对于先驱者的礼赞。如果你能略有所感,略有所悟,哪就请向他们的道路前进吧,荣耀与付出的真正意义在热泪中总能得到彰显。

  寰宇东方腾龙起,掣旗还需后来人。

  愿祖国繁荣昌盛,愿所有高尚的奉献者们一生平安。

 

编辑 张孟乔

审核 吴小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