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周爆

《某科学的一方通行》——温柔的恶党,负罪的善人

文/汵 殇璃

 

   不知何时起,正与恶的划分在人们的观念中形成了一种僵化的状态:正即绝对正义,圣人心肠;恶即罪大恶极,罪不可赦。这种观念渗透入各种文学作品,更加根深蒂固。但是真实的世界,存在着扭曲、伪善的狂信徒,为了所谓正义不惜一切代价。亦有一些恶党,用他们自己的做法去贯彻他们的信条。自称“无药可救的恶党”——“一方通行”,他正是这样一位“善良的恶党”。

   《某科学的一方通行》的强势登场,为一方塑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独立舞台。充分展现了这个“让人永远不会无聊”的世界中,所谓绝对正义的丑恶与癫狂,以及恶党“一方通行”的温柔,帅气。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一方通行”大展身手的舞台发生在魔禁旧约世界线的91日,此时的一方大爷刚刚于821日被当麻打败,放弃“绝对能力者计划”,陷入了深深的自我反省之中。又在831日卷入“最后之作”事件,为了赎回杀死10031个“妹妹们”的罪行而出手保护“最后之作”的一方大脑中枪,失去了语言与演算能力,正在医院休养,这时候,一名冒冒失失的金发外国少女与追捕她的“DA”组织出现了。“DA”是由一群不惜任何手段来施行正义的渣滓组成的。他们袭击医院,利用路人性命,却以正义为幌,堪称警备员的最阴暗面。而为了实现至上的正义,“最后之作”是环节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于是,已经萌生了保护“最后之作”愿望的“一方通行”同志同道合(当然是对方单方面认为,一方大爷毕竟是个孤(ao)傲(jiao)的人。)的“死灵术师” 埃斯特·罗森塔尔一起,开始了对“DA”疯狂计划的反击。也开始了他行走在暗处,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的道路。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一方通行”面对那些关心自己的人,只能使出惯用的不耐烦语气与不感兴趣的态度。他不敢让对方亲近一个罪孽深重的人,因为这对那些双手干净的人没有好处。当他因拯救妹妹10046号而被道谢时,他说的是:“你不要忘记我对你们做过的一切,只要乖乖的恨我就好。”这就是“一方通行”特有的温柔。但是,他不知道,那些人并不在乎他过去的黑暗与外表的寒冷,只是看到了他内心的温暖。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一方通行”面对敌人时候常常摆出他那副经典的刻薄笑脸,他以“最强”——虽然因受伤变弱却仍然能轻易战胜都市第二名的压倒性实力——来肆无忌惮的蔑视对手,他令对手胆怯,这正是他想要的,因为这是一条贯彻他“恶党”风格,却能不战而胜,实现无人受伤的最好路线。他曾想通过“无敌”,让对手不敢挑战,以保护那些弱小而无知的人、但是杀死妹妹们的路径让他一度走上歧路,而被击败的事实也证实了他的错误。他沉思了,最终决定不再伤害任何无辜的人,而是在黑暗的顶点守护自己的一切。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一方从来不是当麻那样的圣人,他犯过大错,但他没有像路西法那样自甘堕落,而是极力补救,正如爱德华评价其“过去曾犯下大错,为自己的罪愆所苦,并且想改过自新走上正道之人”。在他身上,正与恶的立场实现了对立统一。反观,狂热而没有原则的“DA”,自私自大的菱形他们却为正义抹黑,成为了正义庇护之下的阴影。扎根人脑的绝对善恶观颠覆了,一边是以正义为借口的暴徒,相对的是以恶为自我掩盖的善者,在善恶颠倒的情境之中,善与恶的界限,再也不是空口白话,而将取决于一个人为其信念所践行的道路与其悔过罪恶的诚心——肯悔过之人,人人都可由恶转善,成为背负着恶的信者。自甘堕落,自欺欺人,必将毁灭,万劫不复。

 

图片来源于网络

 

编辑 我就是皮

审核 陈琳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