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区

【恋与制作人同人】发烧

  文/柳淮清

  *白起x你
  *小甜饼/论如何悄悄告诉白起你想他了

  今夜你独自一人留在公司加班。由于早上看到天气预报显示半夜才会开始下雨,你便没拿伞,想着那时候早已回家了。哪知道这雨来势汹汹,比预计的时间早了许多,第一道惊雷后便是倾盆大雨。你看了看空荡荡的公司叹了口气,想着今天真是倒霉,竟然连一个蹭伞的人都找不到,就只好在楼下大厅等雨变小些再回家。等待的过程中,你百无聊赖地抬脚点了点入口大理石瓷砖上积下的一滩水渍,顺便抬眸看了看墙上挂钟显示的越来越晚的时间,再转头望向朦胧不见小的雨幕,撇了撇嘴心还是咬牙冲了出去。

  城市的路灯还是亮堂堂的,只是路上的人少了便显得有些寂寥。你匆匆跑过那些橙黄的灯和形形色色撑伞的人,一时间世界好似只剩下你奔跑的声音和耳畔的风,借由着风声你不禁想到了白起,想到几天前他接到任务时离开的背影,和他回过头来时浅浅的笑容——还想他现在是否也身处风雨之中?他常年与风为伴已经足够,不要到这个时候还要顶着风雨前行。

  “阿嚏——!”

  当你终于回到家时身上的衣物已经湿透,贴在皮肤上沁凉凉的。玄关的风吹过,你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不过你没怎么在意,只抬手抹去脸颊上的雨珠,直奔浴室,准备洗一个舒服的热水澡。洗完澡换好衣服后,你窝在写字台前的椅子上侧目往窗外看去,发现雨似乎小了些,于是便将窗户打开透透气——正巧有风卷进室内,拂起了你耳畔的发,像是远方爱人的亲吻,你的脸颊被吹得有些凉,心尖却发烫,自顾自地想着兴许是风儿替白起在向你报平安,连嘴角也不自觉染上几分笑意。你一边算着他回来的时间,一边回想着你们一起度过的点点滴滴,一不小心就伏在桌上睡着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你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白起逆光而立。他静默地看着你,没有任何动作,眼神中充斥着冰冷与漠然。你心中感到一阵害怕,想向他跑去问问他到底怎么了,却发觉自己的双腿陷入泥潭,想要挥手,结果双臂都被泥浆束缚。而后你陷的越来越深,胸口有些发闷,唯有嘴唇是自由的,可任凭你如何呼喊,对面的人都不为所动。在漫长的心慌与绝望中,你逐渐失了挣扎的力气,眼泪如断线的珠子般夺眶而出,几日来的思念都化作了委屈,只在被淹没前最后唤了他一声。

  “白起..白起..”

  你的梦醒了,可脑袋仍然昏昏沉沉,思绪一片混乱,梦中的情绪似乎还郁结在你的心中。恍惚间好像感觉被人抱了起来,额前传来微凉的触感,你忽然发觉手可以动了,于是紧紧抓住对方的手臂不让他离开,而后睁开沉重的眼皮,才发觉自己已经被放到了床上,眼前正是那思念许久的人。于是刚才在梦中受到的委屈顷刻爆发,你干脆扑进他怀里不说话了。白起似乎没料到你的动作,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却还是抬手揉了揉你的头,轻声道,“等我先拿一下退烧药。”不过你没撒手,大有不让他动身的架势,闷在他怀里闹着别扭。见此,他虽然有些迷茫,但也发现了你的不对劲,想到什么后着急地将你的脸颊从怀中捞出来,再次探了探你额头的温度,又担心地询问你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他担忧的神色让你内心甜甜的,于是松开了手低声对他解释了刚才的梦境,“刚刚我做了一个噩梦,梦到你不理我了,可是这几天..这几天我这么想你,这一点也不公平——万一这也是一个预知梦呢?”闻言他终于明白了你的意思,耳根有些泛红,却仍然正经地向你保证着,“你是我用尽生命去守护的人,谁都可能伤害你,唯有我绝不会做出那样的事。相信我,还有——你的思念..风都告诉我了。咳,我也很想念你,这几天来,每一天都很想。”他单手握拳放在唇边,仿佛在掩饰自己的害羞,而你心中最后那一点委屈也因此消散,不由得起身在他脸颊上印了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你知道无论未来发生什么,你们都将携手共进。

编辑 十泽
审核 张晚晴